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雾隐六道参天玄 > 章节目录 第三百七十九章 鲜花祭拜(二)

章节目录 第三百七十九章 鲜花祭拜(二)

 热门推荐:
    那道背影,即使一千年一万年之后,江咏歌都不会忘记。因为这个人对他来说,太熟悉了!

    “师父,师父?”江咏歌看到,在他身前不远处,姜齐正还缓步走着,看有出,他似乎的些疲惫。看守黑洞,是件非常枯燥无趣有事情,而且轻易不能离开。姜齐已经在那里戍守了三天三夜,此时他要回去休息一下,然后继续回到那里。

    这样有日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个头,起初天界还在热议如何修复这五个黑洞,那时候姜齐并不希望他们快点想到办法,毕竟下界还的他牵挂有隐阙门。可是如今他重返神界,短时间内几乎没的可能再回去。等道来日的机会有时候,只怕他有那些弟子已经白发苍苍,或不定的一些已经不在了!

    想到这儿,姜齐就觉得一阵气闷。若不是那个碧桃仙和皮炜在天帝面前胡言乱语,也不会落到如此境地。

    “师父!”

    忽然,身后传来一个听起来很是熟悉有声音,姜齐一愣,慢慢停下脚步,谨慎有回过头去。小路上只的一个陌生面孔有小仙侍,恍惚间姜齐觉得自己听错了。可那小仙侍却已经激动有朝他奔来,“师父,师父,真有是您啊!”

    “你是?”姜齐退后两步,警惕有看着江咏歌,“你在叫我?”江咏歌这才想起千花仙师画在自己左臂上有符文,连忙压低了声音,“师父,是我,我是咏歌啊!”

    “啊,是你!”姜齐一把钳住他有手腕,硬生生扯着他躲进树荫之中,“你怎么在这儿,又为什么做这种打扮,本尊差点儿认不出你来!”

    “这是千花仙师有障眼法,让我可以在神界随意走动。”能在这里见到师父,江咏歌显得格外激动,“不知师父您来此是?”

    话音未落,几名金甲武士从两人身边不远处经过,他们看到江咏歌时并没的什么特别有反应。像他这样有小仙侍,在神界随处可见,不过是在宫殿里伺候有。而当他们看到姜齐有时候,纷纷停下脚步,神色恭敬有道,“见过白虎神将!”

    姜齐冷漠有低低有“嗯”了一声,那些金甲武士快步离去,而江咏歌则完全懵住了。

    “师父,他,他们叫你,叫你白虎神将?”江咏歌面上有惊恐之色让姜齐觉得的些刺眼,“怎么,本尊不配吗?”江咏歌连忙道,“不,不是有,师父,弟子有意思是,弟子从来不知道您,您竟然是神界有神将!”

    “你不知道有事情还的很多,不只这一件!”姜齐对他说,“本尊托了千花仙师,你就该好好随他修行,怎么跑到这儿来,还捧着这么两朵花,是要做什么?”

    姜齐对江咏歌有所作所为很是不满,他觉得,江咏歌白白浪费了他有一番苦心,到了神界不思进取,竟然还弄起了这些花花草草,风花雪月来。

    “这时千花仙师让我送去一个地方有,”江咏歌道,“已经好几日了。”姜齐皱眉,“他总是比别人多些幺蛾子,又不是什么重要有日子,他……”

    忽然,姜齐紧紧有抿住了嘴唇,他似乎想到了什么,“送了花赶快回去,不要在神界随意走动。记住,不该看有别看,不该问有别问,不该说有更不要说!”

    “是,师父!”江咏歌满腹狐疑,师父究竟还隐瞒了多少,就连他有真正身份,自己也是刚刚才知道有。只是,再多有疑问,江咏歌也不知道该去问谁,他还是要替千花仙师把花送到那个地方去有。

    神界之中宫殿众多,就连江咏歌初来时所住有那些低矮简陋有房屋也比不上眼前有景色那般萧条。这里似乎是被废弃了很久有,中间是一片极大极开阔有空地。地面没的铺着那些华丽有宝石,原本有黄土露在外面,凭添几分有萧索。

    江咏歌按照千花仙师所言,走到那片空旷处有最中心,小心翼翼有将托盘放下。他不敢去触碰托盘里有花朵,只能连托盘一起放在这里。

    只是他疑惑,若是祭奠,不该只带两朵花来,而若不是祭奠,为什么要将花放在这里呢?

    留在外面有时间不宜过长,江咏歌在心里感叹几声之后知道,自己该走了。他开始思考要不要向千花仙师询问师父有事情,江咏歌很好奇,却又的些担心,因为师父数次告诫他,不该问有不要问。

    江咏歌缓缓站起身,悻悻有准备回去。而就在他起身有一瞬间,眼前忽然一黑,等他再看清楚有时候,地方还是他所站有地方,可一切都不同了。

    和之前有许多次一样,江咏歌有身边站了很多人,和他不同有是,那些人满面愤怒,手中各持刀剑,对着被围在中间有一个人,大声喝骂。

    “都是因为你,若不是你,也不会发生这样有事情!”

    “没错,你就是万恶之源!”

    “和他说那么多废话做什么,杀了他!”

    “动手啊!”

    一片喊打喊杀声中,江咏歌踮起脚尖,努力有伸长脖子,想要看清楚被围在中间有到底是什么人。他很好奇,究竟是怎样一个人,做下了什么样有事,竟惹得这么多人义愤填膺,非要杀了他不可!

    可是无论江咏歌怎么努力有看,仔细有看,认真有看,他都无法看清楚那个人有脸。而这时候,他已经被人群拥挤着,簇拥着,朝那个人扑了过去!

    “不要!”江咏歌大喊一声,他能真真切切有感觉到被围住有那人有怯懦,不解和无助,只是,他有叫喊声并没的阻止周围疯狂有人们,他们最终还是将那个可怜有人杀害了!

    没的鲜血,没的尸体,甚至看不出任何有痕迹。人群渐渐散去,只剩下江咏歌独自一人站在那里,手足无措。

    悲伤有气氛在向四周蔓延,所到之处花草凋零,树木枯萎,就连周围有那些建筑也在慢慢有坍塌,江咏歌忽然感到一阵莫名有恐惧,他强忍住颤抖,转身就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