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罪爱安格尔·星辰篇 > 章节目录 06 互换的鞋子

章节目录 06 互换的鞋子

 热门推荐:
    案件进展至今,处处都透露着诡异。

    无论是今天画廊里的听众、还是当年身处夜雨镇的奥斯,都不知道该从何下手。

    众人只能看着安格尔。

    安格尔倒是难得的很有耐性,他给出了一个深陷乱麻之时的处理方法——从局部开始。

    “某种程度上来说,推理和绘画相似。”安格尔说,“当你心中有头绪的时候,就好像你心里有草图一样,只要点线面浅中深,一步一步地来就行了。但当您心中没有头绪的时候,就好像你不知道自己该画什么,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先找几张纸来画草图。没有概念的草图该怎么画?不同的纸上画上局部的元素,最后拼到一起,概念和主题就都会出现。逻辑是个圈,无论从哪个点切入,都是一条路。”

    提示完,安格尔给众人举了个例子。

    “这个切入点,往往就是你觉得最不合理的一个点,想明白这些点之后,才能将疑点连成线。”安格尔问,“你们觉得目前为止,最奇怪,最让你们想不通的,是哪个点?”

    画廊里的众人彼此看了看。

    跟在安格尔身边的奥斯直抓头。

    此刻,现在与过去的众人都抓住了同一个点——鞋子!

    “为什么徐东的尸体上,穿着王晓阳的鞋子?”

    ……

    走在夜雨镇漆黑的小路上,奥斯、郑云和方雨,都问了安格尔同一个问题。

    ……

    画廊里认真听着案情的众人,也都对此感到疑惑。

    安格尔给出了一个简单的解释,“王晓阳的鞋子穿在徐东的脚上,这是一个反常的现象,是吧?”

    众人都点头。

    “那么王晓阳的鞋子穿在谁的脚上是正常现象呢?”

    安格尔的问题让众人都傻了一下——因为这是一个拥有傻瓜答案的傻瓜问题。

    “王晓阳的鞋子,当然是穿在王晓阳的脚上才正常啊。”

    最不怕被称为笨蛋的奥斯,给出了这个傻瓜的答案。

    安格尔点点头,“对啊!所以鞋子应该是穿在王晓阳脚上的。”

    ……

    众人都疑惑地看着安格尔,说了等于没说啊。

    ……

    而当时听到安格尔答案的方雨,和此时听到答案的莫飞,突然都明白了其中的道理。

    “所以……挂在那里的尸体,原本应该是王晓阳么?!”

    安格尔在听到这个答案之后,给出了同样的微笑——这是个好的切入点。

    “我们刚进村的时候,看到了挂在树上穿着王晓阳湿鞋子的尸体,对不对?”安格尔问。

    奥斯点头,“嗯,当时我们没去确认是真尸体,还是道具。”

    “我们没去确认,但有人帮我们确认了。”安格尔微微一笑。

    “镇长徐大海。”郑云十分细心,“我们到镇长办公室的时候,镇长跟我们说,那不是尸体,是道具,而且期间镇长还去接了个电话,让人‘赶紧拿下来,去拿下来……跟你说过多少次了!’,这说的应该就是道具吧?”

    奥斯挠挠头,“所以当时我们刚进村时,这里挂着的的确是道具么?”

    安格尔伸手轻轻地摆了摆,“这里我们暂时按住,不去管它。”

    ……

    说完,安格尔继续回到“鞋子”的话题,“如果说……鞋子没有换错,那么之后挂在树上的,就是我们发现的,是不是应该是王晓阳的尸体?”

    奥斯、郑云都点头,“对啊……”

    “那么假如说,挂在树上的真的是王晓阳的尸体。”安格尔问,“是不是就没那么多问题了?”

    奥斯皱眉想了想,“我们600进村子,610分开始下大雨,615看到了挂在村口的道具。700左右村长接到电话,这个时间段里,挂着的是道具。如果之后没有在大坝找到尸体,而是在村口找到了王晓阳的尸体的话……”

    “那就是一个圈了。”一直听着不出声的方雨,给出了自己的看法。

    “村长接到的那个电话就会很关键!”郑云分析,“你们一定会去查,和村长通话的人,他是发现‘道具’的人,也就是说,会以此来推断,晓阳的尸体究竟是什么时候挂上去的!这一切,应该是发生在700以后的!如果断定王晓阳是自杀,那么他的死亡时间也应该在700以后。然而,有一点,却让这一切都不成立了!”

    奥斯也明白了,问安格尔,“因为我们到这里的时候,没有去看当时挂着的究竟是尸体还是道具!是不是?”

    安格尔点了点头,“因为这一点,村长的那一通电话就有了双重的意义,如果当时挂着的就是尸体,那么确认是道具的那通电话就不成立。如果当时挂着的就是道具,那么会不会有这一通电话呢?”

    ……

    画廊里,莫笑举手,这个听着感觉是个悖论。

    莫飞看着之前罗列出时间的白板分析,“如果说,安格尔他们615分看到挂在树上的‘尸体’时,去确认了一下究竟是尸体还是道具,那就等于有了事实证明。鉴于后来王晓阳尸检的时候,脖子上并没有勒痕,所以最开始挂在那里的尸体,只能是道具或者徐东。但安格尔他们并没去看,到了镇长办公室之后,通过镇长的电话,镇长帮他们补齐了,挂在那里的应该是‘道具’这个事情。所以这个结论就很简单了。如果挂着的是徐东的尸体,那么穿的应该是徐东的鞋子才对。如果穿的是王晓阳的鞋子,那应该挂着的是王晓阳的尸体才对。”

    莫笑一个劲点头,“所以为什么鞋子换了呢?有什么理由要换鞋子呢?”

    ……看着莫飞和莫笑皱眉想不通的样子,奥斯想到了当时,自己也是这个样子……

    “该不会……”

    奥斯问安格尔,“王晓阳死在水库是个意外?本来上吊的应该是王晓阳?”

    “那时间是怎么回事呢?”郑云算不过来了,“王晓阳的鞋子在615的时候就已经湿透了,所以他在615就已经死在水库了么?”

    “如果,王晓阳死的时候,并没有穿鞋呢?”安格尔反问。

    众人都一愣。

    “王晓阳的鞋子的确是湿透了,这只是一个现象,他的鞋子有可能是掉下水库湿掉的,但也可能是因为别的原因湿透的。”安格尔给提示。

    ……

    画廊里,莫飞继续在白板上捋时间线。

    “现在有两种可能,一种是凶手先把穿着湿掉的王晓阳鞋子的道具尸体挂到树上,然后换成王晓阳的尸体。另一种是,凶手将穿着湿掉的王晓阳的鞋子的道具挂在树上,但王晓阳却死在了水库,而因为某种原因,不得不在树上挂上了徐东的尸体。”

    ……

    “究竟发生了什么呢?”奥斯问安格尔,“究竟是换鞋子还是换尸体?”

    “你们觉得,伪造一个人上吊和伪造一个人意外摔死,哪个简单点?”安格尔继续提问。

    奥斯和郑云一起回答,“那自然是伪造摔死简单。”

    “对啊。”安格尔点头,“要伪造上吊是很难的,上吊的人是会挣扎的,上吊的勒痕和勒死的勒痕是完全不一样的。到目前为止,案子都没有惊动警方是因为,所有的死亡不是意外就是自杀,没有谋杀。因此,这次王晓阳和徐东也只能是意外死亡和自杀。根据我们现在查到的,跟此案有关系的是刚才一个修车的大叔,形迹可疑的镇长,但这两个人都不足以制造这些案件,一定还有一个专业人士。”

    奥斯其实之前看到安格尔的信的时候,发现这么多相关的意外和自杀案件,就有了这方面的怀疑,“安格尔,我之前也在想,是不是有一个医生在作案?”

    “嗯,这个人不止有专业知识,还要能接触到尸体,所以应该是小镇医院的一个医生。”安格尔同意奥斯的推理。

    郑云和奥斯都去看一旁皱着眉想心思的方雨。

    “有什么值得怀疑的人么?”奥斯问。

    “那个修车工和镇长是差不多年纪的。”安格尔继续给提示,“介于这个案子的时间跨度不短,所以那个医生估计也是跟他们差不多年纪。”

    “有一个……”方雨说,“王医生。”

    安格尔微微地笑了笑,提醒方雨,“你妈妈也不是没有嫌疑。”

    方雨望天翻了个白眼,“当然不可能啊!”

    “哦?”安格尔问,“为什么?”

    “因为每次出事的时候,差不多都是我妈值班的时候。”方雨回答。

    安格尔微微眯起眼,“所以你早就对那个王医生有过怀疑,是不是?”

    方雨搔了搔头,不往下说了。

    安格尔倒是也没追问他,继续分析案情。

    “说回王晓阳和徐东吧。”安格尔接着说,“要伪造上吊的唯一方法,就是吊上去的时候人还是活着的,但是活人不会乖乖让人吊的,所以这里也需要一个医生。”

    “适当的麻醉么?”奥斯问,“或者安眠药之类?”

    “都有可能,反正药不能下太重,万一连醒都没醒就吊死了,那就演砸了。”安格尔一摊手,“所以问题就来了……王晓阳为什么死水库了呢?”

    众人都一愣。

    奥斯猛地明白过来了,“他中途醒了然后逃走了……”

    安格尔微微一笑,“这是有很大可能的,而且他醒过来的时候,他的鞋子已经湿了,并且已经被拿走穿在了道具的脚上。”

    “所以他是光着脚跑的?”郑云不解,“那他的鞋子之前是怎么湿掉的呢?”

    “地下河?”奥斯问。

    郑云琢磨了一下,觉得有理,“在搬运昏迷的王晓阳时,在地下河弄湿了鞋子?”

    “这方面再往下想就只能靠猜测了,而且不重要,可以先放一放。”安格尔摆摆手,“不如想想,如果王晓阳中途醒了,逃走……为什么他要往水库跑?”

    “他虽然没穿鞋,但是脚上没什么伤……是不是逃出来的地方离水库不远?”奥斯推测,但又觉得不太对,“可要逃走也应该往人多的大路跑啊,为什么要爬下水库,还摔了下去……慌不择路?可下水库就是绝路啊!”

    “别忘了,他是整个人都跳进水库里的。”安格尔微笑,“熊被蜜蜂追的时候为什么要跳进河里?”

    众人愣了一下,一起问,“那个追他的人……不会游泳?!”

    安格尔一摊手,“王晓阳死里逃生,如果凶手追的很紧,在无路可逃的情况下,要是他准确地知道追他的人不会游泳,那么爬下下水库跳进水里,就是个合理的选择。”

    “王晓阳认识凶手并且知道凶手不会游泳?”奥斯问方雨,“那应该是很熟的人吧?”

    方雨皱着眉头犹豫了起来,“我是不知道王医生会不会游泳,但是……徐东不会游泳,而且还很怕水,这点我们都知道。”

    奥斯皱眉,“所以……王晓阳躲的有可能是徐东?”

    方雨也拿不准,看着安格尔,“这一切……都只是猜测……”

    安格尔却是轻轻摇了摇头,“还是那个问题,为什么徐东的脚上,一定要穿上王晓阳的鞋子呢?”

    奥斯和郑云都想不通,安格尔一直纠结在这双鞋子上。

    “一人一双鞋。”安格尔道,“王晓阳脚上的是徐东的鞋的话,那徐东的鞋应该在王晓阳脚上才对,所以徐东的鞋子究竟在哪儿呢?”

    奥斯想了想,突然一拍手,“啊!掉水库里了!”

    “因为两双鞋子是一样的。”安格尔点头,“所以这波操作的破绽,其实并不是王晓阳的意外逃走,而是村长,明白么?”

    奥斯和郑云对视了一眼,似乎有点转不过弯来。

    “我明白了”方雨却是懂了,“你们听到村长说‘赶紧去拿下来……’的那句话,是村长听到凶手打电话跟他说,原本应该上吊自杀的王晓阳意外逃走结果死在水库里了,所以村长让他们把道具拿下来,改变死亡的方式。但对方一定会说,王晓阳的鞋子已经穿在道具脚上了,安格尔你们都已经看见过,如果再伪造他意外死在水库,鞋子的问题就解释不通了!”

    “这时……”安格尔此时的表情有些阴森,“凶手发现了徐东脚上的鞋子,竟然跟王晓阳脚上的是一样的……所以他只要用对付王晓阳的法子,对付徐东就可以了。”

    奥斯张大了嘴,“这……”

    “弄晕徐东,把他的鞋子脱下来丢水库里,然后把他挂到树上,穿上王晓阳的鞋子……”安格尔一笑,“就是意外和自杀。”

    见众人震惊,安格尔一耸肩,“这就是为什么鞋子会互换,因为只有这个方法,才能确保没有凶手和谋杀存在,唯一的疑点只有一双鞋……但还是那句话,两双鞋子是一样的,就算从水库里捞上来徐东的鞋子,也是一个人一双鞋,要不是方雨认出鞋子互换了,谁都不会想到尸体互换了。没有谋杀案,就不会有调查。”

    奥斯有些说不上话来,“所以徐东和镇长都参与了案子?为什么?镇长连儿子都搭进去了,图什么?”

    此时,众人已经来到了沈夜家的果园大门前,果园的规模比想象中要大了很多。

    方雨有钥匙,打开果园的门,他带着众人进去找沈夜。

    安格尔放慢了一些脚步,对奥斯使了个眼色。

    奥斯退后几步,跟他走在后面。

    安格尔开口,低声问,“你水性应该挺好的吧?”

    奥斯笑嘻嘻搔搔头,“这你都能看出来?”

    “大晚上还这么大雨,你刚才还想跳进水库去找鞋子。”安格尔看奥斯,“表示你对自己的水性很自信。”

    奥斯挺得意地点了点头,“我最拿手就是游泳了。”

    “你也不恐高,是吧?”安格尔问。

    奥斯点头,“嗯!蹦极跳伞都常玩儿。”

    安格尔微微笑了笑,看了奥斯一眼,说,“待会,你一定要听我的,我让你干什么,你就立刻干什么,不可以有一点点怀疑,哪怕我让你做看起来很疯狂的事情。”

    奥斯有些不解,“你想让我干嘛?总不能你让我杀人我也杀人吧……”

    “我是要让你救人,为什么要让你杀人?我对杀人没兴趣。”安格尔白了奥斯一眼。

    “那……”

    “哪怕你有一点点迟疑。”安格尔打断了奥斯的话,神情也很严肃,“全镇的人,可能都会死,包括你我。”

    奥斯一惊,“真的假的……”

    “小雨!”

    这时,不远处一座小楼的门打开,一个戴着眼镜,看起来还挺斯文的高个儿男生走出来,微笑着对着方雨招手。

    “夜!”方雨跑向他。

    安格尔注意到,在小楼的房门口,一块空地上,堆了很多废弃的喷漆罐子。

    盯着那些罐子看了一会儿,安格尔抬起头,看跑出来和方雨说话,边好奇打量他们的少年,沈夜。

    “这是侦探……”方雨本来想向沈夜介绍一下安格尔。

    但是安格尔却抬手,打断了方雨,看着沈夜说,“时间不多了,他们可能要准备逃走了。”

    “啪嗒”一声,沈夜手里的手电掉到了地上,他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了,一脸的不知所措,“那怎么办……”

    “我想见那个人。”安格尔也不管奥斯他们听不听得懂,对沈夜说,“想救大家的话,我有办法。”

    沈夜看了看方雨。

    此时,方雨脸上并没有奥斯他们那种困惑的表情,他对沈夜点了点头。

    奥斯和郑云都皱眉——这是搞什么鬼啊?

    “跟我来!”沈夜捡起手电筒,对安格尔他们招手,带着众人走向了果园的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