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余生请多指教 > 章节目录 8.chapter 8

章节目录 8.chapter 8

 热门推荐:
    恋上你看书网  ,余生请多指教最新章节!

    程语嫣听完没做声,眯着眼睛打量了她许久,忽的,嗤笑一声。

    “白璐你就吹吧,当年追你的人高富帅还少吗?”

    “可都没他有钱没他好看。”白璐耸耸肩挑着嘴角无所谓的笑。

    程语嫣翻了个白眼瞪她,白璐不甘示弱的回视,两人僵持片刻,程语嫣突然起身抓起后头的抱枕朝她打了过来。

    “死丫头,还想瞒着我,乖乖从实招来。”

    白璐措手不及奋力抵抗,一来一往间笑闹不已,直到程语嫣发泄完,两人方才各自气喘吁吁疲惫的倚在沙发上。

    “说吧,决定性的原因是什么,据我多年了解,你可不是这么容易和别人结婚的人。”程语嫣胸有成竹的说。

    白璐浅笑,把双手交叠在沙发靠背上,然后下巴轻轻搭了上去,目光看着眼前空气,神色若有所思。

    “嗯…大概是很累很累的时候,从黑暗中推开门,眼前蓦然照进来一片光亮——”

    “说人话。”程语嫣直截了当的打断她。

    “我看到他陪着白子轩玩”,白璐突然坐直了身子一脸正色:“语嫣你知道吗?我已经很久没有见过轩轩那么开心了。”

    “所以你前半辈子围着白子轩打转还不够,后半辈子选的男人也要围着他转是吧?!”程语嫣一脸恨铁不成钢怒骂。

    “不是的”,白璐出声辩解,满脸认真,双眸乌黑发亮。

    “因为那一刻的他真的很温柔很吸引人,我觉得喜欢小孩子的男人本性都不会很坏。当然了——”

    “要对轩轩好这一点也是很重要了。”

    程语嫣听完哼唧两声,勉强接受了她这个解释,两人又闹了会,方才互相聊着近况。

    聊得差不多的时候,程语嫣打开了背来的大包包,往外头一样样的掏着东西。

    高档护肤品,国外网红种草物件,各种奢侈品牌,一件件放满了白璐沙发。

    程语嫣抖了抖空空如也的包,拍拍手满脸傲娇。

    “好了,这些都是带给你的礼物,开心吗!”

    “有没有想嫁!”

    “超开心!”白璐双眼放光的俯身抱住那一堆精致的盒子,满脸感动。

    “要不然我现在去和景言退婚嫁给你吧!”

    “去去去,我可放不下我家赵祁铭。”程语嫣哼唧两声,昂着头拒绝。

    两人的笑容却不约而同淡了下来。

    过了一会,白璐才迟疑的问:“你们最近…还有联系吗?”

    “有啊,床上联系咯”,程语嫣抬手撩了撩头发,不在意的答。

    白璐见状小心翼翼的问:“那你在国外的时候…?”

    “他飞来看过我几次。”程语嫣努了努嘴,一脸无所谓的挽上了白璐的肩膀:“算了不说他了,我们去逛街吧,嘻嘻。”

    “好啊。”白璐伸手摸了摸她的头,神色温柔,眼底却有些复杂。

    天气越来越冷,街道行人不多,看起来有些冷冷清清,灯火通明的店里却是人声鼎沸。

    隔日,白璐下班后介绍了景言和程语嫣认识。

    热气腾腾的火锅被烧开,白雾慢慢升起,气氛也随之热络起来。

    程语嫣在自家公司上班,是一个部门经理,中恒实业在霖市也算数一数二,两人聊起工作上面的事情你来我往的,丝毫不见冷场。

    白璐看着侃侃而谈的景言,莫名有些惊奇,倒是少见他露出如此成熟稳重的模样。

    橘黄色的灯光下,他姿势闲适的倚在沙发上,白衬衫解开了上面两个扣子,外面穿着黑色西装,头发分开梳在两侧,露出光洁饱满的额头。

    两人正谈到了公司上市。

    “中恒是家族企业,里头关系错综复杂,我个人觉得不太适合上市。”景言淡淡叙述,眉眼隽秀安静,高挺的鼻梁似一道完美弧线。

    “我也是这样想的”,程语嫣嗤笑一声,面露讥讽:“自己里头都斗得一团乱,还想外人参和进来,真是越活越糊涂。”

    “年轻的时候也挺糊涂的…”景言低笑。

    “不然你也不会有这么多兄弟姐妹,现在都在明争暗斗。”

    程语嫣冷笑:“是呀,前段时间还想方设法把我赶出国,好在,又狠狠的打了他们一次脸。”

    “听说这次华天这个项目是你拿下的?”景言低头喝了口茶水,眉眼越发氤氲。

    “花了不少功夫。”程语嫣神色倒是松弛几分。

    “女主豪杰啊”,景言点头含笑夸赞,程语嫣唇边浮出丝丝笑意:“哪比得上景少,把诺大的一个少临打理得井井有条。”

    景言闻言轻笑,低头给白璐夹了一块烫好的肉,温声嘱咐:“多吃点,最近好像瘦了。”

    白璐嗔了他一眼,景言回视了一个无辜的眼神,程语嫣见状勾起唇,端起面前的杯子喝了口温水。

    吃完饭,街上热闹起来,路两排挂着晶亮的小灯,周边一片灯火通明,白璐把手塞在景言大衣口袋,两人慢慢相携而行。

    “你们是高中同学?”景言侧头轻声问。

    “嗯…”白璐颔首。

    她读高中的时候家里还没破产,一路上的都是贵族式学校,里头的人非富即贵,和程语嫣就是在那个时候认识的。

    “她父亲对她怎么样?”景言仿佛随意问起,白璐认真的打量了他片刻,方才轻声开口。

    “一般般吧,她们家光正室嫡出就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更别提那些进了门和没进门的人了。”

    “语嫣能走到今天这一步,也是吃了不少苦头。”

    景言点点头,平静的脸上看不出情绪,白璐觉得这一刻的他忽然有些陌生。

    连同着手心源源不断传来的温度都变得不真实起来。

    忙忙碌碌,时间转眼即逝。

    十二月底,婚礼如期举行。

    全程都是两家父母在操办,景言和白璐只负责出席,就连婚礼的前一天,两人都还在处理着工作上的事情。

    当天,白璐一大早就被挖起来准备。

    化妆,穿婚纱,整理发型,折腾半天,最后在房间静静等待着新郎的到来。

    景言穿着黑色的西服如约而至。

    这一刻,看着他熟悉俊朗的脸,白璐突然心底平静得没有一丝波澜。

    就像是灵魂飘荡在了空中,面无表情看着底下一群人的喜怒哀乐。

    白璐看见自己展颜,扬起唇,朝景言露出了幸福灿烂的笑容。

    华丽而梦幻的婚礼,几乎是每个女孩子从小心中的梦想。

    走红毯,宣誓,交换戒指,亲吻。

    然后招待着一批又一批的陌生宾客。

    几乎都是景家世交和重要合作伙伴,包括双方家属。

    电视台没有一个同事来,白璐所邀请的只是很久之前关系不错的老同学,还有当年白家落难时伸过援手的亲戚朋友。

    她并不期望自己嫁入豪门的事情人尽皆知。

    不然以后基本就没有安生的日子过了。

    就连和景言在一起的这半年,白璐都从来没让他到公司楼底下去接过她,都是在前头不远的十字路口处等着。

    婚礼圆满落幕,宾客散场,双方父母分别接待着各自重要亲属,安排住宿休息事宜。

    景言喝了酒不能开车,司机送两人回了东滨路电视台附近那套房子。

    那里一个月前就装修竣工,前不久白璐和景言正式搬了东西过去。

    今天是第一次在那边过夜。

    未来,以后,甚至很多年,都会在那里一起度过无数个夜晚。

    这是——

    属于他们的房子。

    两个人的家。

    景言身上酒味很重,步伐却丝毫不乱,白璐也不知道他方才席上到底喝了多少,但从他往日的应酬和聚会来看,酒量应该是不浅。

    一打开门,景言就倒在了沙发上,手覆住额头,闭着眼睛满脸疲惫。

    无处安放的大长腿随意垂落在空中。

    白璐在玄关处换鞋,脱掉了身上的大衣,安静的客厅响起他喃喃自语,低沉的,随意的,却无比清晰的。

    “结婚可真累,幸好一辈子只有一次。”

    白璐动作停住,心头像是被不知名的东西轻轻撞击了一下,清脆一声响,漂浮了一整天的灵魂归位。

    白璐恍然的意识到,他们,是真的结婚了。现实和法律上都被绑定在了一起,组成了一对夫妻,成为了一个新的家庭。

    未来的生命里将会多出来一个人,无论发生什么,或悲或喜,或苦难,或幸福,都会携手一路前行,互相扶持,互相陪伴。

    如果不出意外,将会共度余生。

    一辈子,从黑发到白头。

    夫妻,真是一个温暖又缥缈,却让人轻易就产生憧憬的词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