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余生请多指教 > 章节目录 45.chapter 45

章节目录 45.chapter 45

 热门推荐:
    恋上你看书网  ,余生请多指教最新章节!

    此为防盗章

    白子轩失踪的地点是附近那个公园, 当初只想着这个地方清幽环境不错,现在出了事才发现连一个目击证人都找不到。

    而路边的监控也被有预谋的毁掉了。

    当时只有李姨在场,据她说是在带着白子轩准备回去时, 刚好走到马路边上有个女人找她问路。

    才讲了两句话,后头的车子从她身旁呼啸而过,刚刚还站在她身后的白子轩已经没有了身影。

    现在警方怀疑人就是被车子带走了,全力的追查那辆车的踪迹,然而路口监控却怎么也没有再看到那辆白色的面包车。

    白子轩失踪的时间是昨天下午四点, 距离现在已经有十几个小时, 白璐一想到他此刻的处境, 心就像被一双无形的手抓住了般, 痛得喘不过气来。

    他不肯说话,又怕生,要是走丢了一定是在哪个角落挨冷挨饿, 如果是被别人绑架或者…

    白璐不敢再想下去。

    她昨晚一夜没睡,眼睁睁的看着外头天色由黑转灰, 然后再变得一片大亮。

    路菲和李姨坐在沙发另一头抹泪,她们年纪大了,凌晨的时候回房浅眠了几个小时后又立刻起来等待着消息。

    李姨昨晚也不肯回家, 白璐劝了好几次,她却执意要留下。

    “轩轩是在我手里弄丢了,我没看到他怎么能安心回去!”

    白璐收回了还欲劝说的话, 眼眶有些发酸。

    景言一直在旁边陪着她, 掌心传来的温度令白璐安定不少。

    也多亏了他昨天打的几个电话, 警方那边明显对这件事情注重了起来。

    早上八点,白璐一直紧紧捏在掌心的手机终于响了起来。

    来电显示是警局李队,她几乎是迫不及待接起。

    “白小姐,找到你弟弟了!”

    眼眶的酸涩再也忍不住,泪水模糊了双眼,白璐蓦然站起,跌跌撞撞往门口走去,景言连忙搀扶住她。

    “别急,我开车带你们过去。”

    白子轩是在公园一座废弃的屋子里发现的,那里之前是一个景点的收费处,后来这个景点荒废后就再也没有人过来。

    在这座公园里的最深处,平日里他们散步都不会往里走,

    警方当时被那辆白色车子吸引住视线,在公园里搜过一圈没有看见人之后就全力追查起了监控。

    直到后来觉得那辆车子消失的太诡异,他们才重新又盘查了一遍这个公园,最后在里头发现了一条破旧的小路。

    同时也找到了被关在这屋子里的白子轩。

    景言车子开的飞快,几人抵达时警察正围着那里,对着角落里的白子轩束手无策。

    他像是极为惊恐,睁着那双大眼睛畏惧木然的看着四周,整个人蜷成了一团窝在角落,白皙的手背脖颈都是红痕。

    白子轩不允许任何人靠近,一接近他就会发出崩溃的尖叫声,漆黑的眼里光芒俱灭。

    白璐捂着嘴几乎是哭倒在了景言怀里。

    这是她的弟弟,从小可爱乖巧跟在她身后,白净的小脸安安静静,眼睛又大又亮。

    白璐记忆中最不愿意回想的一幕了,仿佛和这一刻重合了。

    那个下午,她被警察从教室叫出来,回到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幕。

    年仅三岁的白子轩,瑟瑟发抖的蜷缩在角落,脸上衣服溅着点点鲜血。

    眼里惊惧又茫然,乌黑的瞳孔没有一丝光亮。

    也是那个下午,白家破产,她父亲自杀,从顶楼跳下,恰好落在白子轩面前。

    一眨眼,生活天翻地覆。

    从那之后,白子轩就如同变了个人,再也不会开口说话,敏感畏惧,极其缺乏安全感,夜里常常做噩梦,大喊大叫。

    后来到医院之后诊断之后,才发现是自闭症。

    白璐那段时间几乎寸步不离的陪在他身边,一点点的看着他慢慢恢复成现在这个模样。

    然而此刻——

    白璐伸手用力的抹去脸上泪水,一步步小心翼翼的朝角落中那个人靠近,声音放得极轻极柔。

    “轩轩,我是姐姐。”

    “别怕了啊,姐姐会一直保护你的。”

    白璐朝他缓缓伸出手,白子轩垂着眸子茫然的看着地面,像是没有听到般,四肢蜷缩在一起,身子还在微微颤抖。

    白璐慢慢的,慢慢的把手放在他的头上,像以往那般轻轻摸了摸。

    “轩轩,姐姐带你回家。”

    白子轩眸子微微动了一下,仿佛对家这个词有点敏感,白璐瞬间崩溃大哭,跪在地上紧紧抱住了他。

    “回家,姐姐带你回家了,别怕。”

    白子轩一动不动的任由她抱着,眼里木木的没有焦距,却没有挣脱掉她。

    白璐带着他回了家,冲了个热水澡之后白子轩疲惫的睡着了,白璐一直在旁边陪他躺着,双手紧紧隔着被子抱住他。

    白子轩安静的睡着,眼底一圈明显的青色,双唇有些干,她突然想起,回来到现在他连一口水都没有喝过。

    白璐松开他小心翼翼的下床,从厨房倒了杯温水,在床头俯身,用棉签轻轻打湿他的双唇。

    白子轩经常会忘记喝水,开始白璐没有发现,直到他嘴唇总是干燥起皮之后,才注意到这个现象。

    所以白璐总是会给他备着一杯水,在他忘记或者不愿意喝的时候,用棉签一圈圈给他湿润着唇部。

    景言倚在门边,看着白璐的动作,此刻的她整个人弥漫着一种温柔,眼里的宠溺疼爱满得快要溢出来。

    真是他梦寐以求的模样。

    白璐轻掩上门的时候,整个人已经换了一种气质,眼神冷冽又严寒。

    她无法想象这是一场意外。

    所有的迹象都在证明这是预谋,针对她而来的预谋。

    “你一整天都没吃东西了。”景言端了碗面放到她面前,白璐倚在沙发,疲惫的摇摇头。

    “不想吃。”

    “吃两口,不然胃会难受。”景言拿起筷子把碗里的面搅拌均匀,然后挑起一小筷子,送到她唇边。

    白璐凝视着眼前的面条没有动作,许久,方才轻轻的说:“景言,我觉得这件事情是针对我来的。”

    景言没有开口,只是把手里的面往她唇边送了送。

    “张嘴。”

    白璐和他对峙几秒,低头把那小口面条吃了下去。

    景言又很快挑了第二筷子喂过来,同时平静的开口

    “这件事情我会查清楚,你别担心。”

    警局那边再次传来消息,是在三天后,白璐正和白子轩一起看电影,两人在沙发上裹着毛毯,桌上放着水果零食。

    空气安静又温馨。

    李队浑厚的声音打破了这一室平和。

    “白璐,我们抓到那几个人了。”

    白璐赶到警局的时候,景言已经在了,他脸色十分不好,眼底阴沉,嘴角抿成了一条直线。

    白璐很少看到他这样,心情立刻沉重了几分,

    “这些人说只是一个恶作剧,经常看到他呆呆傻傻的在那里散步,就忍不住想捉弄一下。”

    李队坐在那里平静的陈述,白璐气得立刻咬紧了牙。

    “恶作剧?捉弄?那些人是神经病吗?!”

    她仰头深吸了一口气,压下了眼底酸涩,盯着对面的人冷静道:“我不相信。”

    “对不起,最后调查就是这样。”

    出了警局,外头寒风凛冽,天灰蒙蒙的,干枯的树枝矗立在风中,让人只觉得遍体生寒。

    景言打开车门,示意她上车。

    白璐系上安全带,此刻天边忽然下起了小雨,前面玻璃上划过黑色的雨刷,一下,一下,景言的声音在耳旁响起。

    “今晚回家吗?”白璐这几天一直住在路菲这边,景言因为上班太远的原因,前天就回去了。

    “不回”,白璐轻轻的摇摇头没有再开口,见她这幅不想说话的模样,景言也没有再作声。

    车内无比安静,雨刷的声音一下下响起,伴随着沙沙的,细小雨珠打在玻璃上的敲击声。

    白璐缓缓阖上了眼,脸上疲惫又平静。

    翌日去上班,办公室有些嘈杂,小刘座位上围着一圈的人,看着她电脑显示屏小声议论。

    白璐今天没有心思理会,把手里的包放到自己抽屉,弯腰打开了电脑。

    过了几秒,桌面显示出来,她第一个习惯性登录了自己的工作q|q,底下图标疯狂闪动,工作群里有新消息。

    白璐随手点开。

    四四方方的聊天框内那几张照片醒目无比,是苏韵狼狈不堪被警察搀扶着的模样,背景是荒芜的森林,后头有一座破败的木屋。

    底下是加粗的红色字体,小刘专属。

    [昨晚苏家大小姐被人绑架,关在林郊废弃的小黑屋里早上才被警察找到!!!]

    景言离开时气息依旧萦绕在左右,湿湿热气尽数喷洒在耳边。

    “白璐,做我女朋友好吗?”

    醇厚低沉的嗓音钻了进来,直抵大脑,白璐望着面前大片大片的葡萄和烈阳,眨了眨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