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余生请多指教 > 章节目录 18.chapter 18

章节目录 18.chapter 18

 热门推荐:
    恋上你看书网  ,余生请多指教最新章节!

    一群人冲了进去, 地板被踩得哐当作响, 左手边第一间房门率先被踹开, 众人立刻愣住。

    里面只有一张床,床铺凌乱,里头却空无一人。

    白璐眼神紧了紧, 带头的警察立刻打开了第二间, 第三间…

    房门一间间被踹开,然而出乎意料的是, 里头一个人都没有, 只有一张张床铺, 能看出人生活的痕迹。

    “我说警察叔叔, 我们可都是遵纪守法的好公民——”一道吊儿郎当的声音在后头响起,白璐转身,楼梯口一个人被簇拥上来。

    他穿着一件单薄的白衬衫, 身材瘦而颀长,方才在底下的那几个大花臂乖顺的站在他身后。

    “你看,清清白白”,他嘴角挂笑, 双手一摊朝两边示意, 方才过两秒,眼神却突然一变,声音蓦地拔高, 凶狠骇人。

    “所以这他妈到底是谁在造谣呢!!!”

    “好好说话!”那位带头的警察训斥, 眼神锋利的往两旁一扫, 随后冲身后几位警察示意。

    “把整栋楼全部给我搜查一遍。”

    他们把紫色上上下下搜了一遍,结果依然一无所获,白璐拿着相机垂头丧气的出门,耳边还在回放着不久前惊恐又充满期盼的声音。

    一整天白璐都心神不宁,回去时景言没在家,手机也没有一条信息进来,白璐自己随便煮了个面,吃完便早早上床休息。

    一直到睡着,景言都没有回来。

    早晨,一觉醒来,旁边那个位置依旧是空荡荡,白璐迷迷糊糊间伸手一摸,被子下面一片冰凉。

    她蹙了蹙眉头,这是结婚以来景言第一次的夜不归宿。

    洗漱完出门,白璐打开手机翻了遍他的朋友圈,干干净净没有一丝响动。

    她凝眸想了想,用另一个账号搜索了他的微信名,点开——

    一条横杆。

    呵,白璐嘲笑一声,倒是注重隐私。

    她手指顿了顿,在屏幕上面轻点了两下,又找到了秦子然的微信,打开,展示最近十天朋友圈。

    最顶上果不其然有一条新发的状态,图片九宫格,迷离灯光下,是美酒和美人。

    白璐点开,放大照片细细查看,在其中一张的角落中看到了那抹熟悉的身影。

    景言一整天都没有和她联系,晚上回家的时候,倒是看到了那个躺在沙发上的人。

    白衬衫解开了两颗扣子,西装随意搁在地上,长腿弯曲垂落,手臂盖住眼睛。

    看来是昨晚熬夜累着了。

    白璐放下手里的包,换好鞋子从冰箱拿出食材开始做饭。

    一直到饭菜都上桌,景言才迷迷糊糊起来,抹了把脸坐在了她对面。

    隔着一张不大不小的餐桌,能清晰看见他眼底的那两个黑眼圈。

    “昨晚去哪里了?”白璐挑起一筷子米饭往嘴里送,不冷不热的问道,景言正在夹菜,拨冗斜睨了她一眼,若无其事道。

    “出去玩了一下。”

    “一下?”白璐笑了笑,停下动作看着他认真叙述:“不是一下,你昨晚夜不归宿了。”

    “你生气了?”景言试探的打量着她,白璐眼里闪过一丝微愣,随后又露出淡淡的笑容,点头,语气平静。

    “有点,所以今晚你睡沙发好了,反正也不在乎能不能和我一起不是吗…”

    这下景言愣住了,他完全没有想到最后结局会变成这样,只是条件反射性的反驳。

    “没有!我…我在乎。”他眼神闪烁了两下,不自然道。

    “嗯?”白璐侧头轻轻询问一声,随即开口:“在乎的人还会出去夜不归宿吗?”

    景言欲哭无泪。

    这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天知道他有多想抱着白璐睡觉。

    昨天想了整整一个晚上。

    本以为今天可以如愿以偿,却岂料——

    “老婆,我错了…”他开始放软了声音撒娇,却没有料到,往日百试不爽的方法今天却失了效。

    白璐点头微笑:“知道错了就好,睡三天沙发吧。”

    景少爷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待遇。

    沙发虽大,却不够宽敞,虽软,却没有白璐身上那股女人香。

    他抓心挠肺的在上面滚来滚去,把被子揪成一团掐在手心蹂|躏。

    整个房间安安静静的没有一丝声音,景言折腾大半会,终于死了心的瘫在了那里。

    翌日白璐打开房门的时候,客厅已经空荡荡,沙发上被子团成团放在角落,枕头随意扔在上面。

    清脆的金属敲击声在手边响起,白璐垂眸看去,银白色的门把手上面挂着一串钥匙,上面还有张心形的纸条。

    袅袅,请你原谅我——

    没有你的夜晚,孤枕难眠。

    这句话后面还画了一个在床上抱着被子哭泣的小人儿。

    白璐嘴角微勾,眯了眯眸子,把纸条翻过来,果不其然,背后还有一行小字。

    是一个地址——

    霖市中心区的一所高档住宅。

    啧,

    吵个架的好处还真多。

    她晃着指尖的钥匙瞬间原谅了景言。

    今晚电视台临时聚餐,白璐给景言发了信息叫他自己吃饭,晚上回来时已经接近十一点,房子没有开灯,黑漆漆的一片。

    她走到房间,景言已经十分自觉的躺在了床上,床头开着一盏橘色小灯。

    白璐脚步不轻不重的走过去,俯身细瞧。

    那对漆黑浓密的睫毛在微微颤抖。

    凑近了看,眼前这张脸格外白皙干净,眉眼工整漂亮,整个五官生得十分标致,几乎挑不出任何瑕疵。

    白璐忍不住在心里暗自感慨,上帝对他还真是格外优待。

    她端详了几秒,直起身子离开,底下的人悄悄松了一口气。

    浴室水声响起,不一会,一股熟悉的香味袭来,旁边位置陷下去一小块,景言几乎是迫不及待的把她抱入怀中。

    “好香…”他在白璐身上蹭了蹭,小声感慨。

    “你不是睡着了吗?”白璐动作未变,任由他抱着。

    “装的。”景言坦诚的回答:“你不回来我睡不着。”

    白璐勾了勾嘴角,没有做声,景言手里搂紧了几分,又道。

    “今天送你的礼物喜欢吗?”

    “嗯。”

    “那你还生我气吗?”

    “消了一点点吧。”

    “才一点点——”景言难以置信的嘟囔,白璐没有理他,景言又唠叨了几句便没了声音,把头埋在了她颈间缓缓睡去。

    景言仿佛陷入了一个怪圈。

    想做点什么吸引白璐的注意力,却又不敢明目张胆的被她发现,落得个睡沙发的地步。

    他不爽又焦躁,这种莫名的情绪折磨了他一个星期之后,秦子然向他抛出了橄榄枝。

    “哥们几个明晚紫色组了个局,来玩玩不?”

    “不想来。”景言眉头一皱,不耐烦的拒绝。

    他这段时间都乖乖的回家和白璐一起吃饭,她手艺好像又进步了不少,比起外头那些菜要好吃一百倍。

    两人好不容易变得和谐融洽,景言岂敢再去撒野,没有老婆做饭睡觉的日子简直度日如年。

    秦子然在那边啧啧两声,压低了声音故作神秘。

    “别怪兄弟没告诉你,这次赵祁铭也会来,你不是刚好那个项目想找他合作吗?”

    “什么?”景言立刻直起了身子:“他不是向来看不上你们这群人吗?”

    赵祁铭是实打实从底层爬起来的,对这一票圈里公子哥是一点都不感冒,几乎从来都不和他们打交道。

    而恰好这次他手里拿下的那块地皮,是少临项目急需的,景言一直都找不到机会和他搭上线。

    “怎么说话怎么说话的呢!”秦子然一听就在那里哇哇大叫起来。

    “哎——我说,我们这群人怎么了,你不也在我们这群人里面吗?!”

    “好了好了”,景言把手机从耳边移开,拉远,揉了揉眉心。

    “别嚷嚷,几点,我马上过去。”

    挂完电话之后景言立即收拾东西出发,顺手给白璐发了条信息说今晚有事,她没有回复。

    一路驱车到紫色,夜色正浓,赵祁铭还没来,秦子然几人正大剌剌坐在门口不远处沙发上,一手抱着一位姑娘。

    “怎么在这里呢?”景言环顾了一眼周围略有些乌烟瘴气的环境,蹙眉问道。

    “今天我老子刚好在这里,把为我们专门预留房间占了——”秦子然无所谓的解释,顺手掐了把怀里姑娘的腰。

    “他说还有十来分钟就好了,刚好赵祁铭过来要半小时,我们就在这等一会,来,坐坐坐——”

    秦子然拍了拍身旁座位,把手边一个姑娘赶了过去。

    景言闻言顿了两秒,提步走了过去。

    秦子然立刻凑过来和他说话,手旁被他方才赶过来的那个女人看起来柔弱乖巧,景言就没有管她,和秦子然聊了起来。

    两人正在说话间,有一名女子端着酒杯走了过来,面容艳丽,穿着大红色裙子,露出一道深深雪沟。

    她和秦子然以前有过一腿,现在还有些不明不白,此刻秦子然左手怀里正抱着一位姑娘,亲密无间的难以插进外人。

    她像是没有看到般,盈盈走到两人面前站定,一脸熟络的和秦子然打着招呼,

    接着身子一歪,就坐到了秦子然另一侧怀抱中。

    浓郁的香水味扑鼻而来,景言瞪了秦子然一眼,挪了挪身子为她让出更大空间。

    男男女女坐在一起气氛肯定不会差到哪儿,而在座的又都是一群人精,景言饶是心情有些不虞,嘴角也挂上了一丝笑意。

    身子恰好放松倚在沙发上时,便看到眼前大门哐当一声被推开,一群警察冲了进来,后头,是扛着相机的白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