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余生请多指教 > 章节目录 44.chapter 44

章节目录 44.chapter 44

 热门推荐:
    恋上你看书网  ,余生请多指教最新章节!

    此为防盗章  前几天接到人举报本市最大的销金窟紫色年华涉黄, 白璐打算先去暗自调查一下。

    下班,她吃过饭, 带着小型摄像机和录音笔去了紫色。

    夜色正浓,堪称金碧辉煌的大门流光溢彩,门口停着一排豪车,白璐出示了身份证进去, 被里头大气的装修晃花了眼。

    大厅音乐声震耳欲聋, 人声鼎沸, 气氛十分高涨, 白璐面不改色的穿过人群, 平静的走上侧边楼梯。

    上面一层全部都是包间, 笔直的走廊空无一人,柔软的地毯踩上去没有一丝声音。

    墙角处放着盆栽,拐个弯, 就看到前面站着的侍应。

    白璐转身, 往另外一边走去。

    整个楼层很安静, 房间隔音效果很好, 只有靠近的时候才隐约听见一点人声。

    白璐大致的巡视了一圈,正欲采取一些非常规手段时前面的房间门突然被打开。

    三位妆容精致的美女走了出来,白璐飞快的转身, 贴在侧面拐角处墙边。

    那几位女子往前头走去, 白璐垂下眸子, 悄悄跟了上去。

    走廊尽头是洗手间, 白璐在她们进去之后也飞快的闪身进去, 打开其中一间空的锁上了门。

    不出几分钟,冲水的声音响起,那几位女子开始聊天。

    白璐弯腰从门缝偷偷望出去,她们正在对着镜子补妆。

    “哎,又是一群老男人,又色又猥琐,手都快摸到我腿根了艹”

    “没办法啊,做我们这一行的…”另一道女声说,接着又压低了声音语气复杂:“总比楼上的那些好啊…”

    “也是”,最开始抱怨的那个女人神色平复下来,收起手里的口红对着镜子端详了两眼涂得厚厚的大红唇。

    “真是同人不同命,不然你看那个陈婉婉,啧啧。”

    “对呀,每个月钱照拿,还不用出来像我们这样陪酒。”

    “人家不知道哪里讨了景少爷的欢心,咱们学不来的,还是专心的伺候好今天的老色鬼吧!”

    三人笑闹着走远,白璐捏着手里的录音笔,眼神阴郁,面无表情,站在门后一动不动。

    许久,方才轻轻的拉开面前那扇门。

    走出紫色,夜风吹来,清新的空气夹杂着淡淡冷冽,却比起方才里头清新剂的浓郁香味要舒服好闻得多。

    白璐深吸了一口,视线巡视过外头嘈杂街道,行人匆匆,商铺林立,和里面仿佛是两个世界。

    手机铃声在此刻响起,是景言打来的。

    她接通放在耳边,听见自己的声音,平静又冷漠。

    “今晚回家吗?”

    “你认识陈婉婉吗?”

    景言轻声问她,白璐答非所问。

    空气开始静默。

    “我认识。”景言答,随即又立刻道:“这件事说来话长,你回来我慢慢和你解释好不好?”

    “给你时间组织措辞吗?”白璐轻笑,“不用了,简洁概括就好。”

    “偶然一次去紫色的时候看到她被人猥亵,觉得挺可怜的就顺手帮了她一把,仅此而已。”

    景言果然简洁,一句话便把整件事情概括,白璐抬手揉了揉眉心,许久,方才开口:“好,我知道了。”

    她正欲挂电话,耳边又想起了景言略带焦急的询问。

    “那你什么时候回家,我…想你了。”

    “等轩轩情绪再稳定一点吧。”白璐平静的说,结束了通话。

    回到家大概是半个小时后,白璐推开门,看到了躺在自己床上的景言。

    “……”

    “你想干嘛?”她一边脱掉外套,一边拿了衣服准备去浴室。

    “你在生气,我想哄你。”景言拥着被子坐起,睁大双眼无辜的看着她。

    “我不生气。”白璐面无表情道:“只是感慨自己亲眼见到了小说里面的剧情。”

    “什么被迫卖身的青楼小姐和权势滔天的王爷,还有什么迫于生计沦落风尘的小白花和霸道总裁。”

    “而那个庇护别的女子的男人,恰好是我的丈夫而已。”

    白璐说完,拉开门进了浴室。

    洗完澡出来上床,景言立刻靠了过来,他的唇落在颈间时,白璐一把推开了他。

    “没心情。”她冷淡的说,景言动作顿住,随后失力般趴在了她身上。

    “好重,快下去。”白璐伸手去推他,景言捉住,随后开始含在嘴里一根根亲着,白璐抽回,坐起身来瞪他。

    “再闹就给我回去。”

    景言咬着唇十分委屈的看着她,白璐不理,转了个身,拥紧了身前的被子。

    床头灯被啪嗒一声关掉,房间变成了一片黑暗,淡淡的月光从窗户中散了进来,落在木质地板上有种奇异的静谧。

    白璐背对着景言,闭上了眼。

    然而身后那人的怨念却仿佛通过空气传了过来,丝丝缕缕,侵入她的毛孔,白璐心绪难平,久久都无法入眠。

    脑海开始循环播放今天发生的事情,那个纸醉金迷的会所,狭小的洗手间,女人们娇柔的声音。

    黑暗把思绪拉得更远,记忆中不由自主浮现了白子轩被发现时蜷缩在角落的模样,畏惧的神情,空洞的眼睛。

    白璐又想起了家里还没出事的时候,路菲温柔贤惠,父亲虽然忙于工作却对他们两姐弟很好,白子轩那个时候还没有诊断出自闭症。

    白璐特别喜欢她这个弟弟,长得十分漂亮又乖巧,安安静静从来不会哭闹,经常跟在她后头,睁着一双乌黑透亮的眼睛看着她。

    然而高三那年家里破产之后,路菲变了个人,白子轩没有自理能力,白璐差不多就是这个家的顶梁柱。

    一夜之间学会成长,漫长岁月,终于把她变成了现在这幅模样。

    爱情?对她来说真是个奢侈的东西。

    遇不见,碰不得,也不敢要。

    不知过了多久,久到白璐都以为景言睡着了的时候,身后突然伸出一只手小心翼翼的环在她腰间,然后背部贴上了一具温热的胸膛。

    冬天房间有暖气,白璐晚上睡觉的时候依然穿着单薄的睡衣,她在家里只有裙子,吊带的,纯棉,穿在身上很舒服。

    景言柔软湿热的唇落在她颈后,接着向下,落在那片睡裙无法遮挡,光裸的肩背上。

    白璐是侧着睡的,那块蝴蝶骨深深凸了出来,背部中间凹进去一道沟,景言的唇就在那块凸出来的骨头上久久流连。

    轻吮,柔舔,啃咬。

    又时不时滑下来亲吻她的背部。

    睡裙的吊带在他的唇下滑落,胸前肌肤露出小半,他的手从腰间往上移,覆住了那一团。

    景言进入时白璐没有拒绝,他的动作有些急促,仿佛带着一丝患得患失。

    这可能是她的错觉。

    白璐喘息,睁眼茫然望着地板上清冷的月光想。

    第二天起来,白璐在包里看到了一把车钥匙,她从窗户往下看,楼底停着一辆白色奔驰。

    白璐转身回房,把被子里的人叫了起来。

    景言懵懵懂懂睁开眼,白璐把指尖的钥匙在他面前晃了晃。

    “这是什么意思?”

    景言迷迷糊糊看了一眼,扒拉两下被子,又睡了过去,嘴里嘟囔。

    “送你的,哄老婆。”

    白璐…

    白璐表示对这个礼物非常满意。

    卖出去值不少钱。

    她笑了笑,心情愉悦的开着新车去上班。

    一大早,白璐就把昨天那段录音交给了小组长孙庆,他听完立即组织大家临时开了个会。

    小小的办公室,五个人随意坐在会议桌两旁,一道女声从中间的录音笔里传出来,在安静的空间格外清晰。

    几句抱怨过后,一句语气幽幽复杂的话闯进众人耳膜。

    “总比楼上的那些好啊…”

    “也是。”另一道女声释然的符合。

    “暂停”,孙庆开口,白璐按了停。

    会议室又恢复了安静。

    “你们有什么想法?”他视线在两边人身上略过,前几天刚来的实习生赵妍率先按捺不住。

    “我觉得肯定有问题,比楼上那些好?比陪酒还要差的事情,难道不就只有…?”她欲言又止,最后没有说出来,但众人纷纷露出了了然。

    “是的。”组里老人刘姐也忍不住点头:“我也怀疑举报的事情可能是真的。”

    “紫色在霖市算是知名场所,要是这件事情曝光一定是个大新闻。”和白璐同期来的周显神色略为激动,有些摩拳擦掌的意味。

    组长李庆点点头,目光直直射向白璐。

    “那这件事情就交给白璐来跟,赵妍你在一旁协助。”

    “好的。”白璐平静点点头。

    晚上回去的时候景言依旧在,他在这边住了三天,白璐终于搬回去了。

    她忍受不了路菲每日殷勤的伺候和对她横眉冷眼的神情。

    而且…

    吃人嘴短,拿人手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