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余生请多指教 > 章节目录 43.chapter 43

章节目录 43.chapter 43

 热门推荐:
    恋上你看书网  ,余生请多指教最新章节!

    此为防盗章  似有些难以置信的回头, 便看到了白璐那张溢满幸福的脸。

    “轩轩真乖。”

    景言从来没有见过白璐这幅模样,她总是清淡的, 没有太多情绪,就连对着他笑的时候,都是浅浅的弯起眉眼。

    唯有在床上时,会露出几分媚态, 眼角红红的模样, 格外让人兴奋。

    景言特别喜欢白璐与往常不同的样子。

    因为只有这个时候, 她才会露出几分真实感。

    就像现在。

    车子平稳停在楼下, 两人上去的时候路菲没在家, 估计是去菜市场买菜了。

    每次景言来的时候, 她总是格外殷勤。

    白子轩抱着那堆新买的东西一头扎进了房里,白璐想过去帮他,却被赶了出来。

    他护着面前的东西, 谁都不让碰。

    这幅护食的模样格外生动, 白璐忍不住笑出声, 然后弯腰帮他带上了门。

    一转身, 整个人就撞进了一个熟悉的怀里,景言无声无息的站在她身后。

    白璐吓一跳,正欲抬手挣脱, 景言已经搂着她的身子, 把她推到了隔壁房里。

    啪嗒一声落了锁, 然后把白璐压在门后, 唇落了下来, 双手从宽松的毛衣下摆往上钻。

    “别闹,大白天的…”白璐伸手去推他,景言俯身吻住了她的唇,抗议的话语被堵在了唇齿之间。

    不出几分钟,白璐已经被他弄得浑身发软。

    景言把她抱到了床上,然后去伸手扯她毛衣宽大的领子,直至露出一大片雪白的肌肤和锁骨。

    他几乎是迫不及待的吻了上去,亲了一会,白璐被他翻了个身,又细细的啃咬起她的后背来。

    房间有光从窗户透进来,每一处都看得清清楚楚,景言眼角发红,呼吸粗重又急促,手里动作几乎是发狠的把她衣服往下扯。

    “袅袅…”

    “袅袅”,他一边亲一边叫她,声音低沉沙哑,里面带着显而易见的求欢和欲念。

    白璐被他急乱的动作弄得不耐,伸手把在背上不停亲吻的头推到了一边,然后提起毛衣下摆往上一拉。

    衣服被脱了下来,白白的皮肤全部暴露在空气中,于昏暗的光线中格外诱惑,景言几乎是扑过来把她压在身下。

    直到做完,景言依旧在亲她的背,一下一下,抱着她不肯撒手。

    白璐缓过劲来,怔怔盯着眼前空气,感受着肌肤上的触感,微微启唇,声音轻软又柔媚。

    “为什么总是喜欢亲那里?”

    “漂亮。”他边亲边嘟哝。

    “以后不准哪那样叫我。”白璐闭了闭眼睛,又道。

    “哪样?”景言问完,低笑出声:“袅袅吗…”

    “袅袅…”他一边轻唤一边在她颈间轻蹭,声音低沉又撩人。

    “不准再这样叫我。”白璐耳根有些发热。

    方才他就是这样叫着,一声一声,在耳边低语,温柔缱绻,底下动作却是强硬无比,白璐忍不住忆起了那个瞬间。

    有些燥意。

    “白鹭本来就是鸟”,景言抱紧了她,轻蹭耍赖:“不管,你就是袅袅。”

    “袅袅袅袅袅袅”

    “闭嘴!”

    “再叫把你踹下去了!”

    景言轻笑,把下巴搭在她头顶没有再作声,两人静静相拥片刻,客厅传来响动。

    “起床,我妈回来了。”白璐踢了他一脚,景言又缠着她亲了亲,方才起身,去捡床下散了一地的凌乱衣服。

    两人穿戴整齐出去,路菲正在厨房忙碌,白璐上前给她帮忙,却被路菲拒绝。

    “你去陪陪景言就行了,我一个人可以。”

    “他又不是小孩子,有什么好陪的。”

    白璐不理,路菲向来管不了她,唠叨几句也随她去。

    帮忙把配菜之类洗好切好,白璐擦干手出来,景言正盘腿坐在地毯上和白子轩两人头抵着头对图。

    他穿着浅蓝色的牛仔裤,长腿匀称,宽松的毛衣套在身上,头发刚刚从床上起来没收拾,有些凌乱的散在额头。

    白皙干净的脸上神色十分专注,时不时还叽咕两声,像个大孩子。

    白璐忍不住弯起嘴角,走过去探头:“你们在干什么?”

    景言闻言侧头轻笑,抬手掐了掐她的脸。

    白子轩睁着眼睛愣愣的看着两人动作,白璐察觉,有些羞恼的推了景言一把。

    她蹙眉正欲轻骂,旁边蓦然伸过来一只手,白净细长,轻轻捏了捏她的脸颊。

    两人俱是一愣,白子轩已经收回了手,又埋头继续他的研究。

    白璐睁大眼睛,唇微张,还是一副恍然的模样,她忍不住抬手摸了摸方才被他掐过的脸颊,须臾,忍不住笑了。

    “轩轩真乖”,白璐揉了揉白子轩的头,声音温柔的能掐得出水里,雀跃惊喜一听便能感觉出。

    笑意盈盈,眼波诱人。

    景言抬手捂住了白子轩的眼睛,俯身过来在她唇上亲了一口。

    在家住了一天,两人便出发去了日本北海道。

    趁着春节假期,把蜜月旅行补上了。

    正值严冬,在飞机上放眼望去,底下都是一片白雪皑皑银装素裹。

    小小的房子和绵延山林被覆盖着纯净的白色,美丽又壮观,让人难以移开视线。

    下了机,外头比起霖市已经开始融雪的气温则更加寒冷几分。

    白璐穿着厚厚长棉袄,戴着宽大的围巾,把自己裹成了一个球。

    旁边的景言则是大衣牛仔裤,剪裁合身,一路吸引了不少惊艳目光。

    把白璐衬得越发失色。

    在第n个迎面而来的年轻女子望着他视线久久未曾移开时,白璐取下了自己脖子上的围巾,踮着脚一圈圈围到了景言脖子上。

    直到那张出色的脸被遮住大半,白璐方才心满意足的点头。

    景言无奈轻笑,牵起她的手正欲继续往前走时,白璐挣脱了他,然后拿起他的手放到了自己肩头,牢牢环住。

    “这样可以让我更加显眼一点” 白璐仰头一本正经的阐述,“证明你是有家室的人。”

    景言从围巾下面,发出了闷闷的笑声。

    一直到了下榻的住所,一身武装方才卸下。

    这是一座传统的日式住宅,外面是漂亮的庭院,里头和风装饰,原木地板家具,房间有舒服的榻榻米和别致的推拉门。

    墙上挂着字画,桌上插着鲜花,各个角落散落着别致的小装饰品。

    拉开客厅的木质推拉门,后头是一汪热气腾腾的温泉,散发着丝丝白雾,周围铺着鹅卵石,一张木桌上放着瓷杯清酒。

    不远处白雪皑皑,翠绿的松树枝桠被厚厚的白雪压弯了腰,红梅争相开放,有风吹来,鼻尖都是幽幽清香。

    “资本主义的享受…”白璐望着眼前这一幕,直忍不住摇头感慨。

    景言从后头抱住了她的腰,头抵在白璐耳边轻语:“喜欢吗?”

    白璐点点头:“非常。”

    后面的院子是被围住的,只有从房间才能进入,丝毫不担心有人会误闯。

    白璐收拾好东西,就忍不住围着浴巾去泡温泉。

    温暖的泉水包裹住全身,边上是厚厚的白雪,却感觉不到寒冷,清酒入口,舌尖传来丝丝甜味,还有一点点的酸。

    出乎意料的好喝,白璐忍不住喝了好几杯。

    景言围着浴巾过来时,白璐双颊已经染上了嫣红,眼睛里水雾朦胧的,双唇饱满又红润,上头布满水光。

    那片削肩雪肌在水中若隐若现。

    景言踩着池底光洁的石头慢慢朝她靠近,水波荡漾中白璐觉察,回头,整个人已经被揽入到一个温暖的怀抱。

    比起这满池泉水更加灼热几分。

    就连景言伸手去抱她时,都被一把拨开了。

    “我想一个人睡。”

    景言默默的收回了手,望着她的背影几秒,独自翻了个身用力的闭上了眼睛。

    翌日醒来,白璐依旧被他抱在怀里。

    看着那张熟睡的脸,白璐轻手轻脚的从床上爬了起来,洗漱完走到外面阳台上,拿起手机拨通了程语嫣的号码。

    她估计睡得正好,语气带着浓浓的不耐和睡意,白璐直截了当就开口问她。

    “赵祁铭和李家要联姻的事情你知不知道?”

    静默两秒,那头的声音顿时变得清醒起来。

    “知道。”

    “那你打算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这不是还没结婚嘛”,程语嫣无所谓的笑,白璐深吸了一口气,一手拿着电话,一手环在腰间,语气沉重。

    “语嫣——”

    “好了”,程语嫣打断她:“道理我都懂,你不用再说了。”

    她说完,又软和了口气,轻声道:“白璐,并不是谁都像你这样幸运的。”

    白璐挂完电话,望着阳台外的厚厚白雪发呆。

    远处山林地面都被一层纯白笼罩,干净纯粹的没有一丝污渍。

    昨晚后半夜下雪了,她睡得熟,毫无知觉。

    身后响起细碎的脚步声,一具温热的身躯贴了上来,腰间被一双手环住,景言把头搭在她颈间,声音低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