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与谢野医生的医疗日记 > 章节目录 第七篇日记

章节目录 第七篇日记

 热门推荐:
    翌日,战线被敌人推近。

    伤员一个接一个地被抬进医疗大厅,很快房间里连落脚处都没有了。后来的人只能捂着伤处,歪歪扭扭地倒在走廊两边,痛得连腰板都抻不直。

    与谢野一路走来看到的就是这般景象。

    森鸥外催促他赶紧去医疗大厅,里面都是需要急救的重伤人员。

    与谢野抿紧唇,进门就忙了起来。

    没有昏厥、意识清晰的士兵刚刚被与谢野救回来,紧跟着又被叫回了战场。

    从天不亮一直忙到中午,与谢野才堪堪有点休息时间吃饭。还是护士姐姐们见他脸色不好,硬将他撵到一边的。

    这个时间,与谢野刚刚用异能力治疗完八十个人,一口气不停歇,精神疲惫得好半晌没缓过来。

    这八十个重伤人员里,没有一个需要他补刀的,他直接发动异能力就可以进行治疗。

    印象最深的一个士兵,被炮火轰得没了半个身子,被与谢野救回来后,连自己叫什么名字都说不出来了。

    与谢野有些茫然,在原地站着发了会儿呆,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自己接下来要做什么。

    他胡乱扒了两口饭,又匆匆赶回自己的工作岗位上,换其他医务人员去吃饭。

    推着医疗车路过某张担架时,一名士兵“噌”地一下坐起来,脸上带着被噩梦魇着的惊悸。

    那是立原。

    说实话,今天太忙,发动异能力的次数过多,以至于与谢野都忘记立原之前的伤是怎样的了。他想到那个连话都不会说的士兵,忍不住停下来问了句“没事吧”,以确认立原的精神状况。

    好在,立原的精神还算不错,甚至还反过来关心与谢野的状态。

    与谢野随便说了两句敷衍了过去。

    他的状态不好能怎么办,受伤的士兵就能不救了吗?

    这个时候他注意到,立原从衣领里拿出了一条项链。

    项链上挂着一块金属吊牌,立原在上面刻了一笔,加上之前的四笔,拼出了一个完完整整的“正”字。

    立原对与谢野说,那是与谢野救他的次数,已经整整五次了。

    他说,他喜欢写“正”字,因为写下一个,总感觉世界上的“正确”又多了一个。他说这个“正”就代表了与谢野的“正确”。

    他还说,谢谢你,让我还有回到故乡、回到父母以及弟弟身边的机会。

    他最后说,有你在真是太好了。

    那瞬间,一种难以形容的感受自心间扩散开来。

    与谢野紧紧地握住医疗车的扶手,用力咬住下唇,试图控制住自己的情绪。

    他们还想结束战争,想完完整整地回到家中,回到被他们努力保护着的家人身边。

    所以他不能替他们选择放弃,他还得继续加油救人才行。

    与谢野吸了吸鼻子,将眼眶中的热意憋回去后,整理好表情走到立原身边,冲他伸出手。

    “怎么了?”立原不解地看着他。

    与谢野蹲下来,将收紧的袖口挽上去,将立原送他的那根手链露出来,轻声问:“这个,能帮我做成项链吗?”

    “诶?”立原先是一愣,然后一拍脑袋反应过来,“对哦,你平时还要帮我们处理伤口,戴在手上确实不太方便。”

    “也、也不是,我都收在袖子里……”与谢野微微有些脸红,感觉这么做好像有点嫌弃人家送的礼物的意思。

    为了避免误解,他又解释了句:“我就是担心自己粗心不小心碰掉了,不关你的事……”

    立原了然地冲他笑了笑,将手链接过来,刚准备说什么,这时突然有人来催:“磨磨蹭蹭什么呢!战场上人手不够,既然醒了就该过去了!”

    “啊,是!”立原匆匆将手链揣进口袋,起身就往外赶。

    下午的战况依旧不容乐观。

    与谢野忙得跟个连轴转的陀螺似的,根本就没有坐下来歇息的机会。

    过度压榨异能力带来的头痛令他十分难受,脚步轻飘飘的,好像踏在云端。他现在已经摒弃了大多感官,如设定好程序的机器人一样,走到一名伤兵旁,发动异能力,走到下一名伤兵旁,再次发动异能力……如此循环往复。

    不知过了多久,又救回一名重伤士兵后,与谢野快速起身,准备前往下一名伤兵所在之处。

    然而这时,他的眼前突然爆出大团白光,脚一软,眼看就要摔到地上去。

    “小心!”

    一双手从旁边伸过来,及时将与谢野扶住了。

    与谢野额上冷汗津津,急喘了两口气,靠在那人肩上缓了一会儿,视线终于恢复正常。

    这个时候他才有空去看扶住自己的人。

    那是一个金发碧眼的小女孩,年纪看起来跟与谢野差不多大,脸上的笑容带着些机械性的冰冷。

    “谢谢你,爱丽丝。”

    “不客气,晶子。”

    爱丽丝是森鸥外的人形异能,从外貌到性格都是由森鸥外一手设定的,会跟在他身边做一些助手的工作。

    所以一看到她出现在这里,与谢野就问:“森医生找我?什么事?”

    爱丽丝点点头表示森鸥外确实有事找他,但却没说什么缘故,只是道:“跟我来。”

    与谢野皱了下眉:“可是这边……”

    爱丽丝不由分说地打断他:“敌人暂时撤退,前线稳住了。重伤士兵已经全部治疗完毕,剩下的工作可以交给其他人。”

    说完,她定定地看着与谢野,一双蓝眼睛剔透得像两颗玻璃珠,干净得什么情绪都没有。她一板一眼、不容拒绝地说:“你现在需要休息。”

    与谢野敏锐地察觉到了一丝危机。

    下一秒,他果然看到爱丽丝的手刀抬了起来。

    “等等!”与谢野猛地往后退了一步,抗拒意味十足,“我这就跟你过去!”

    爱丽丝满意地收起手刀。

    与谢野忍不住松了口气。

    上一次爱丽丝说出“你需要休息”这句话后,毫不客气地直接一手刀把与谢野劈晕。然后这大力萝莉将与谢野扛起来,在众目睽睽之下越过大半个基地,把他丢到了宿舍的床上。

    那之后士兵们有了新的调侃内容,与谢野的黑历史也多了一个。

    所以与谢野现在是一看到爱丽丝的手刀就炸毛。

    要锻炼,绝对要锻炼!

    与谢野在心里攥紧了小拳头,一言不发地跟上了爱丽丝。

    他们到达森鸥外的办公室时,没见到半个人影。

    “主人还有点事情没忙完,你先在这儿等一下。”爱丽丝说完就转身离开。

    与谢野看着被爱丽丝带上的门,忍不住嘀咕了句:“那干嘛这个时候找我过来……”

    负荷过重的脑袋不太想去深究这个问题,与谢野揉了揉突突直跳的太阳穴,绕过办公桌坐在了森鸥外的椅子上,不多时便趴着桌子睡了过去。

    另一边,森鸥外来到了基地负责人的办公室,见到了一位比较特殊的“客人”。

    白发,哪怕在室内都戴着一副圆片墨镜,身材颀长,双手插兜随意地站在那儿,瞧着有些吊儿郎当,存在感十足。

    只是那张脸还带着些婴儿肥,年纪应该不大。

    这就是加茂真治说的,能够解决与谢野身上诅咒的强者?

    森鸥外不是那种看重年龄或资历的人,否则也不会力排众议,将十一岁的与谢野带到战场上。

    所以看到眼前这个少年时,他也只是在心中感叹一句“年轻有为”便罢了。他更关心的是,与谢野身上的诅咒能不能顺利解决。

    在加茂真治的介绍下,森鸥外得知眼前这名少年同样出自御三家,名为五条悟,年纪轻轻就已经被确定为下一代的五条当家。

    “你好。”森鸥外友好的伸出手,然而对方却没有握上来的意思。

    五条悟将眼镜往下一拨,毫不客气地张口就问:“你就是小鬼现在的监护人?看起来不怎么样嘛。”

    “……”加茂真治抬手捂额,一副没眼看的样子。

    这个大少爷还是一如既往地目中无人、毫无收敛。好歹这里也是前线啊,来之前难道就没人叮嘱过他要注意言行吗?

    远在京都,有口难言的家仆:……

    森鸥外若无其事地将手揣回白大褂兜里,笑容不改地说:“看这个样子,五条君早就认识晶子了?”

    五条悟没有否认:“之前在大阪的时候,帮了那家伙一点小忙。”

    森鸥外了然:“原来你就是晶子说过的,帮他爸爸解决了诅咒的咒术师。”同样也是将诅咒的存在披露给普通人的家伙。

    他瞬间就觉得五条悟不靠谱起来。

    将与谢野的安危交给这家伙,真的没问题吗?

    森鸥外在心里叹了口气。

    想想之前森鸥外还对与谢野说,帮了他的那个咒术师该是个半吊子,不懂规矩。

    哪想到,这人根本不是什么半吊子,实力比一级咒术师的加茂真治还强,甚至在这个年纪已经被确定为下代家主。

    而且看这样子,这人也不是不懂规矩,而是不守规矩罢了。

    “我在东京的时候听说,天神祭第二晚发生了爆炸袭击。他家的点心铺也没经营了,我还以为小鬼已经死掉了呢。”五条悟当时还遗憾了一阵,毕竟与谢野家的点心是真的好吃。

    “没想到,竟然是被你这个糟糕的大叔拐到前线来了啊。”

    大叔?

    他看起来很老吗?明明才二十六?

    这般想着,森鸥外面上却没露出异样,不紧不慢地反驳道:“这话说得不对哦,五条君。明明是晶子自愿来前线帮忙的。”

    说到这儿他又感叹:“那个心有大义的孩子对我说想要救人呢,这样的要求让我如何拒绝呢?”

    五条悟嗤笑一声,将墨镜往上一推,挡住了那双仿佛能看透一切的蓝眼睛。

    “虚伪的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