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与谢野医生的医疗日记 > 章节目录 第六篇日记

章节目录 第六篇日记

 热门推荐:
    自接手与谢野以来,森鸥外就知道他是个聪明的孩子,哪怕是在大人眼里都难以理解的一些事情,他却是一点就通,甚至能举一反三。

    这也是为什么森鸥外会花时间指导他的缘故。毕竟是颗好苗子,放任其像杂草一样胡乱生长,不如花点心思,教好了使唤起来也更方便。

    在教导与谢野的期间,森鸥外也在认真观察这孩子。

    大概是经历过那场噩梦般的爆炸袭击,如今更是置身于残酷的战场,与谢野很清楚一个人的力量是渺小的、有限的。

    即使他拥有着被立原评价为“能够改变世界”的异能力,可他本人却将自己置于微不足道的位置上。他觉得自己和世界上的大多数人一样,只是一枚小小的、可替换的齿轮,需要与更多的“零件”组合起来,才能共同维持“世界”这个大机器的正常运转。

    这样的想法很好。

    森鸥外无意去纠正,因为这样更方便他掌控与谢野。

    与谢野是有底线的,他的底线就是生命。他尊重每一个人的生命,所以他选择去救人。

    他又是聪明的,没有所谓的英雄主义。知道己身能力有限,所以他在努力过后,不会因为无法救到所有人而愧疚不安。

    可他从未想过,为了救人,他还要拿起刀子学会杀人。

    于是他对森鸥外说:我不想治了。

    这明显打乱了森鸥外的计划。

    “不死联队”的核心就是与谢野,他真要不干了,整个计划就会土崩瓦解,还会影响到森鸥外对“异能教义”(即以异能力者为中心的战争)在官方上层的推动。

    森鸥外当然不会允许。

    再难的事情,只要迈出第一步,往后多做做就能习惯了。

    所以森鸥外毫不留情地推了他一把。

    只是,他认为应该已经麻木的与谢野,依然无法忍受被“救人”与“杀人”撕扯的痛苦。

    与谢野聪明又有底线,所以看得通透,并因此备受煎熬。

    森鸥外听完他痛苦的自诉,无奈地叹了口气。

    这个时候他又希望与谢野能够笨一点了。

    果然还是因为太闲了 ,磨炼不够的缘故吧?

    森鸥外摸摸下巴,觉得这算不上什么大问题。

    他有着明确的目标,并为此做了许多计划。在通往目的地的路上,无论遇到了什么阻碍,他都要跨越,甚至是除掉。

    森鸥外起身,绕过办公桌走到与谢野身边,揉揉他的脑袋,叹息着说:“原来如此,晶子是在为士兵们的遭遇感到心痛啊,真是个善良的孩子。”

    紧接着,他俯下身,向与谢野提出了一个尖锐的问题:“所以你想放弃救治战场上的士兵,让他们彻底死去,任由国家输掉这场战争,进而放弃我们身后的国家、放弃无辜的人民吗?”

    与谢野脸色煞白,嘴唇嗫嚅着,半晌说不出话。

    森鸥外继续在他耳边说:“你害怕,未来会被敌人打到家门口的民众不害怕吗?因为你见不得士兵们的痛苦,所以就选择性地忽视了人民会面临的灾难。难道他们就不会痛苦了吗?”

    与谢野呼吸一滞。

    “因为想要士兵们解脱,所以就打算拖更多无辜的人下水?”

    与谢野被他说得节节败退,疯狂地摇着头:“不、不……我不是……”

    “那不然呢?”森鸥外在与谢野面前蹲了下来,面色沉静地看着表情有些崩溃的与谢野,“战场上的士兵还能拿起武器反抗。可你想想看我们身后的人民,稚嫩的孩童、年迈的老人、为家庭辛苦工作的普通人们,他们能做什么?只是看了场烟花就化作一地血肉死去。你曾亲眼目睹了那样的地狱不是吗?”

    与谢野面露挣扎,不由自主地抓住了森鸥外的衣角,手背青筋暴起。

    他似乎想阻止森鸥外说下去,又好像是溺水之人抓住了最后一根稻草一样。

    仔细注意着他状态的森鸥外眯起眼睛,下了最后一剂猛药:“想想国内无数个家庭,父母与他们的小孩。再想想你已经破碎的家庭,想想抱着你死去的父母,你再想想现在痛苦的自己!”

    “你还想看到那样的未来吗?”

    抓着森鸥外衣角的手蓦地松开,无力地滑了下去。

    与谢野垂着头,阴影覆盖在他脸上,光亮折不进的眼里混沌不已。

    他坐在那儿,明明还有呼吸,胸口也在起伏,却让人瞧不出丝毫生气。远远看去,就像一尊精致的人偶。

    森鸥外已经得到了答案。

    他面不改色地起身,摸摸他的头,语气一如既往:“今天你先回去休息吧。”

    与谢野一言不发地带上门离开后,森鸥外开始考虑起另一件事来。

    负面情绪能够产生诅咒,与谢野现在的状态需要注意一下。

    虽然咒术师平时也会在基地里巡逻,但是与谢野比较特殊,他是“不死联队”的核心,所以绝对不能出丁点问题,需要重点关注一段时间。

    于是他派人叫来了加茂真治。

    加茂真治听到森鸥外的要求,顿时一惊,下意识地问:“难道森卫生科长也察觉到了吗?”

    咦?

    森鸥外先是一愣,反应过来后说:“你的意思……晶子已经被诅咒缠上了?”

    加茂真治点头。

    本来他就想找森鸥外商量这个问题来着,毕竟对方是小孩的指导者和临时监护人。倒是没想到,森鸥外先找了他。

    他将自己注意到的,与谢野脚下的影子问题告诉了森鸥外。

    “那东西很奇怪。咒灵是咒力的集合体,也就是说,哪怕是再弱小的咒灵,都应该是有咒力的。这也是咒术师们用来寻找它们的方向标。”加茂真治的表情十分严肃。

    “然而你却没有从那团黑影上察觉到丝毫咒力,是这样吗?”森鸥外皱了下眉,“既然如此,接下来加茂先生准备怎么处理呢?”

    “我准备暂时观察一段时间。”加茂真治显然已经考虑过这个问题了。

    他竖起三根手指,不急不缓地说:“察觉不到咒力有三种可能:一、诅咒将出未出,尚未成型;二、这个咒灵实力不强,却极其善于隐匿和伪装;三、这个咒灵强到能骗过我对咒力的感知,也就是说,那已经是我解决不了的特级咒灵了。”

    森鸥外点点头,示意他接着说下去。

    “如果是第一种情况,那么只需要等待时机成熟,等诅咒从与谢野君身上剥离后,再将其祓除。

    “第二种情况,实力不强却能躲能藏,说明这个咒灵胆小又狡猾。不过因为实力不强,倒是不用担心,稍微吓唬吓唬就能逼他出来。

    “至于第三种情况……”加茂真治顿了顿,“那就真的糟糕了。”

    不幸的是,之前看到那团黑影时,加茂真治脑中响起的警报就已经告诉他,第三种的可能性相当大。

    森鸥外倒是有些自己的想法:“如果那东西真的那么强,为何要藏在一个小孩的影子里呢?随时都能离开不是吗?我问过晶子,他说他看不见诅咒。那么他身上有什么值得那东西注意的?治疗的异能力?”

    “咒灵本来就不能用常理来衡量的,尤其是特级。”加茂真治无奈道,“另外,咒灵本身是由咒力汇集而成的,只要拥有咒力,它们就能对自己进行治疗。同理,与谢野君没有咒力,他的治疗异能力对咒灵是不管用的。”

    “这样啊……”森鸥外沉默了。

    “请不用担心,我已经与基地负责人说明了情况,将这件事传到咒术协会那边了。在支援赶来之前,我们这边先按兵不动,以免打草惊蛇。”

    “支援?”既然加茂真治会这么说,那就意味着,他们现在面对的是非常棘手的第三种情况。

    这可不妙啊,与谢野出什么问题的话,他的计划岂不是会全线崩盘?

    想到这儿,森鸥外的脸色不是很好看。

    见状,加茂真治安抚道:“虽然说出来有些惭愧,但请森卫生科长放心,会被派来支援的家伙非常强,一定能顺利解决这件事的。”

    闻言,森鸥外下意识地问:“这样说,加茂先生已经知道支援者是谁了吗?”

    事实上,现在有空且有能力对付特级咒灵的,也就只有那家伙了吧?只是……

    想到某人的脾气,加茂真治忽然沉默了。

    咒术协会下死令的话,那家伙应该会来的……吧?

    京都,五条宅。

    “哈?不去!”

    白发蓝眼的少年趴在榻榻米上,一手拿着漫画书,一手拿了块点心扔进嘴里。

    “可是少爷……”

    “烦死了!”少年翻了个白眼,“没完了是吧?说什么‘救急’,上次是东京,上上次是大阪,上上上次……算了不扯那么多。同样的理由你们究竟要用几次?真觉得我是傻子?”

    末了,他讥讽一笑,嘲道:“咒术协会里就只有废物吗?”

    跪坐在一旁的家仆听得脑袋越垂越低,在额头磕到地板之前,总算停住了。

    他硬着头皮说:“少爷,与国外的战争持续了好几年,再加上这个季节本来就是诅咒多发的时候,咒术协会里的人手根本就不够。御三家里能出任务的,无论年岁都被派出去了。”

    少年不为所动,手上的漫画翻了一页。

    家仆还在劝:“这次的问题确实有些严重,是前线那边……”

    “前线?”少年来了兴趣,“你是说太平洋上的战场?”

    家仆赶紧将整理好的资料双手递过去,免得这个小祖宗下一秒就翻脸说“算了没意思”。

    刚刚拿到资料,少年的视线就被一张照片给吸引过去了。

    “诶?”他看着这次被诅咒缠住的受害人,眨了眨眼睛,稍微有些意外,“竟然是这个小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