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与谢野医生的医疗日记 > 章节目录 第四篇日记

章节目录 第四篇日记

 热门推荐:
    在异能测试期间,与谢野在森鸥外的指导下,同步进行着紧急的医护上岗培训。测试结果出来后,他就被带到了一艘军用运输船上。

    他们的目的地是位于太平洋的一个无国籍小岛。

    这个小岛上没有白天只有黑夜,因此被命名为常暗岛。

    岛上特殊的极光能够破坏电子设备,拥有精密仪器的武器——比如轰炸机等,根本无法派上用场。

    因此,这里的战争回到了几十年前,士兵们能用的只有最简单的枪炮。

    森鸥外和与谢野介绍时说,这个岛并不在世界地图上,谁都不知道它究竟是什么时候,又是怎么出现的。

    “多半是异能力产物吧。”

    被战争波及的普通民众的大量死伤,让已经打疯了的几个国家恢复了一点理智。他们试图将战场转移到国境外,于是这座岛就出现了,再后来便成为了这场战争的主要作战场所。

    “所以国内一派歌舞升平,甚至还有心思办祭典。”森鸥外嗤笑道,“因为战争被挪到了远离他们的地方,‘只要看不到了,那就不关自己的事了’,多么可笑!”

    与谢野明白森鸥外是在指天神祭那晚的爆炸袭击。可这就奇怪了:“难道祭典不是为了祓除诅咒而举行的吗?”

    闻言,森鸥外倒是没有急着否认与谢野,只是惊讶道:“你能看见诅咒?”这小家伙,懂的东西有点多啊。

    与谢野摇摇头:“我看不见,这些都是别人告诉我的,他还帮忙处理了爸爸身上的诅咒。”

    “这样啊,那你应该是遇到咒术师了,也就是专门处理诅咒的人。”

    诅咒的世界对于官方高层来说不是秘密。

    尽管森鸥外看不到诅咒,在军方也没达到知情的那个级别,奈何他有个地位很高的老师。所以自然知道一些常人根本无法触及的东西。

    不过……

    森鸥外摸摸下巴,皱着眉说:“那家伙怎么能将这种事情告诉看不见诅咒的你呢?”

    无知才无畏。

    让普通人远离诅咒的世界,始终保持心境的平和、稳定,能够有效地减少诅咒的诞生。

    可若贸然将无法窥测的里世界告知普通人,反而会让他们对着空气疑神疑鬼——因为他们看不见。他们担惊受怕、惶惶不可终日,负面情绪堆积,导致更多的诅咒产生。

    诅咒只能用诅咒祓除。那些东西不是普通人使用科技就能看见、接触的,只能交给真正踏足那个世界的少部分人来管理和处置。

    因此,一直以来,官方高层都有意维持神秘,让普通民众远离诅咒的真相。

    只是近些年,出于各种各样的原因,表里世界之间的隔膜裂出缝隙,平静的表象被打破,长久以来维持的平衡摇摇欲坠。被咒术师们竭力限制在里世界的诅咒,不知什么时候就会触底反弹,彻底爆发。

    不过这些暂时不是他需要担心的问题。

    森鸥外收回多余的心思,摸了摸与谢野的头,说:“你应该遇到了个不懂规矩的半吊子。”

    想到某个自称最强的初中生,与谢野保持沉默,不予置评。

    藏在与谢野影子中的不明物:【嗤。】

    远在东京的某个白发少年:“阿嚏!”

    “既然知道了也不用担心,你只需做好自己的事,其余都不用管。”森鸥外声音轻快地安抚了板着脸的小正太,“基地有咒术师驻守,与诅咒有关的事情交给他们就行了。”

    与谢野认真地点点头:“我明白了。”

    只是,在天神祭爆炸袭击上,与谢野还有一些问题。

    他疑惑道:“森医生不是说,各国都不想再在本土进行战争,所以才转移到常暗岛的吗?可他们为什么又要开展恐怖袭击呢?对方这样做,不担心我们会进行报复?”

    留着妹妹头的小正太一本正经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对方制造恐怖袭击,既扰乱了我军大后方,又是一种威胁——对普通民众的威胁。这是一种对敌策略没错……”

    森鸥外面带鼓励地看着他,示意他接着说下去。

    于是与谢野一口气说完:“可他们这样做不也破坏了‘潜规则’和诸国维持的平衡?枪打出头鸟,他们就不怕其他国家联起手来对他进行制裁?”

    诸国将战场放在常暗岛是为了什么?不就是防止普通民众受到波及?

    可如今有一个人破坏了“规矩”,那其他人还有必要遵守“规矩”吗?这样一来,诸国转移战场究竟有何意义?

    “好孩子,你能想到这些很不错。”森鸥外先是夸了他,继而叹了口气道,“可是你忘了,就算要报复,或者联合其他国家进行制裁,我们也得弄清楚发起袭击的家伙究竟是谁啊。”不然找谁去?

    与谢野一噎,也是哦,去年横滨租界的爆炸他们都还没调查清楚呢。

    啧。

    小学生与谢野完全没有控制表情的意思,明明白白地表示了自己的嫌弃:官方效率怎么这么低!

    森鸥外面上无奈,心里却跟与谢野一样,充满了对高层的鄙夷:因为那是一群不懂改变的蠢货啊。

    所以,他才必须在这次战争中,充分利用与谢野的能力,让那群迂腐的、畏手畏脚的高层明白,想要在这场战争中获胜,异能力者的存在是必不可少的。

    想到这儿,森鸥外看向与谢野的眼中,渐渐地覆盖上了一层阴影。与此同时,他也在心中做了某个决定。

    “晶子,关于刚才的问题……”

    “嗯?”

    与谢野接受森鸥外的随军邀请后不久,对方就开始亲密地称呼他为“晶子”了。

    除了对他进行必要的医疗培训外,心血来潮的时候,森鸥外也会对与谢野进行其他方面的指导,并向他灌输一些自己的理论和想法。

    与谢野并不觉得枯燥无趣。他本来就是那种会主动看书看报,摄取相关信息的小孩。正是因为森鸥外注意到了这一点,所以才会对他进行额外的知识传授。与谢野从中学到了很多,基于此,他对森鸥外还是挺尊敬的,颇有将他当做老师的意思。

    只是,如果森鸥外不会偶尔用那种“明明长得那么可爱,年龄也合适,为什么偏偏不是女孩子呢”的遗憾眼神看着他就好了。

    “你要记住,”森鸥外谆谆教诲道,“国家之间哪怕签署了盟约,可只有在大家都有意遵守的时候,这条盟约才能作数。当一方为了利益背弃盟约,那么被蒙在鼓里,依旧遵守盟约的一方会遭到巨大的损失。双方共同定下的盟约尚且如此,更不用说现在没有任何约束力、自以为是的‘潜规则’了。”

    为此,他举了之前与谢野提到的例子:“你看,在我们埋头进行前线作战的时候,敌国绕到后面袭击了我们本土。又因为我们找不到任何有指向性的线索和证据,就算想联合其他国家也没有办法,谁知道这些人里面有没有凶手呢?

    “此外,如果我们不管不顾地对所有可疑目标进行报复,那反而会将我们树成靶子,被所有人集火。所以我们只能暂时吃下这个闷亏。”

    “……”与谢野抿着唇,郑重地点点头,做了总结,“也就是说,即使大家纷纷将战场转移到常暗岛,但这并不代表敌方就不会对本土进行偷袭了。只要不被抓到,那么他们既打击了对手,又不会受到实质性惩罚。若我们没有证据胡乱动手,反倒成了无理的一方,敌人便可趁机联合其他人,率先将我们排除出局。不考虑人道主义和破罐破摔的问题,他们这么做有百利而无一害,是这样对吗?”

    森鸥外给予了肯定的回答,并摸摸他的脑袋,感叹说:“所以这就是重视异能力者的好处了。”

    “威力大的大型武器有被提前侦测到的可能,就算无法防范,敌人也没办法完全掩盖行踪和线索。可如果拥有如此强大力量的,只是一个外表看起来与常人无异的异能力者,那对方想要偷偷潜伏进来,调查、策划、发动进攻,最后脱身,那就容易多了。”

    “反过来,如果我们拥有证据搜集方面的异能力者,也不至于被动至此。”与谢野脑筋转得特别快,“就没有官方部门管理这样的异能力者吗?”

    森鸥外叹了口气:“你要知道,异能力者是在最近几十年被陆续发现的,数量稀少,异能力千奇百怪,不是谁都像你的一样,是无害又有用的治疗。”

    “虽然坊间已经有了异能者传闻,但出于一些考虑,国家对异能力采取的是与诅咒世界一样的‘不公开原则’。”

    “因为特殊又不被官方承认,异能力者中的大多数并不容易被社会接纳,甚至遭到了排挤。这样便导致,这些人为了保障自身安全,悄悄地藏了起来,官方自然无法网罗这方面的人才。”

    但是异能力者与咒术师始终是不同的。

    森鸥外无比清楚这一点。

    咒术师的敌人是大多数人都看不见的诅咒,可异能力者需要对付的家伙就简单明了多了。官方根本没必要对普通民众进行隐瞒。

    说到底,那群思想僵化的家伙就是不愿做出改变罢了。

    森鸥外现在想要做的,就是让官方认清形势,然后尽快将有用的异能力者收集起来,投入战争中,获得最后的胜利。

    当然,这些考虑就不必告诉小家伙了。

    听得认真的与谢野不明白他为什么不继续说了,下意识追问:“怎么了?”

    “暂时就到这里吧,我还有些别的事情需要处理。”森鸥外非常敷衍地转移了话题,根本不理会腮帮子鼓鼓的与谢野,叫来助手,让他带与谢野去房间休息。

    森鸥外倒是没骗与谢野,这之后他确实忙了起来。

    等到与谢野再次见到他时,二人已经登上了停驻在常暗岛旁的基地航母——燕骑士号。

    ※※※※※※※※※※※※※※※※※※※※

    CP的话,还没定。定了会通知并且填在配角栏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