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与谢野医生的医疗日记 > 章节目录 第一篇日记

章节目录 第一篇日记

 热门推荐:
    与谢野治疗的第一个人是自己,在十一岁那年的恐怖袭击中。

    他的父亲经营着一家老字号点心铺,远近口碑不错,生意十分红火。闲暇之余,与谢野也会在店里帮忙。

    所以,在那场灾难发生之前,他曾一度以为自己日后会子承父业,成为下一任点心铺师傅兼老板。

    哪料命运跟他开了个玩笑,硬生生让他的人生路线拐了无数个弯,偏到了谁都不曾想过的未来去。

    *

    时值炎热夏季。

    大暑临近,一年一度的天神祭紧随其后。

    前来参加祭典的游客络绎不绝,与谢野家的点心铺也迎来了许多慕名而来的客人。从早上起就排了长长的队伍,直到店里的点心售罄,依然有不少客人没买到和果子,最后不得不遗憾离去。

    家里的店铺忙不过来,小学生与谢野自然也来帮忙了。

    “还以为今年游客不比往年,所以点心没有准备太多来着。”与谢野爸爸擦了擦汗,皱着眉用力揉了两把肩膀。

    “因为战争吗?”与谢野贴在温凉的玻璃柜上,试图驱走身上的热意,“我听说,今年征兵的人数……”

    “你都哪来的‘听说’?”话还没说完,与谢野就挨了他爸爸一个脑崩儿。

    他爸挑眉看着噘嘴不服气的儿子,用一种哄小孩儿的语气说:“这些不是你该关心的问题,老师留的课业都做完了吗?”

    “这还用你说?”与谢野哼了一声,不高兴地冲他做了个鬼脸,头扭到一边不再看他。

    炎炎夏日,哪怕吸进肺里的空气都是热的。与谢野没精打采地趴在玻璃柜上,十足像颗晒蔫了的小白菜。

    看着热闹的大街,偶尔与谢野会生出一种荒谬感。

    明明国家还在征兵打仗,这里的人们却丝毫不受影响,过着平凡又快乐的生活,甚至还有心思开办祭典。

    不过说到天神祭,那就不得不提整场祭典的起点兼热闹中心天满宫了。

    天满宫主祭菅原道真。

    这位被奉为“天神”、“雷神”、“学问之神”的平安时期公卿、学者,又有着“三大怨灵之一”的名头。

    当年深受重用,官至右大臣的菅原道真,遭到了外戚藤原氏诬告陷害,以无须有的罪名被贬至偏僻之地,两年后逝世。

    菅原道真死后,平安京内外发生了多种灾祸、异相。醍醐天皇与众位大臣于内里清凉殿召开会议,讨论是否要为旱灾祈雨的问题。

    巧的是,就在午后,整个平安京上空被浓黑的乌云覆盖。不久,电闪雷鸣,大雨倾盆。

    一道落雷劈在了清凉殿西南方,引燃宫殿,火焰四起。不少公卿、官人因此受到波及,甚至有几名当场惨死。醍醐天皇虽未受伤,但也因此受到了十足惊吓,三个月后便驾崩了。

    那之后就有传言称,这是菅原道真的怨灵在作祟。民间渐渐地有了“道真的怨灵操纵了雷电”的说法,菅原道真也因此被奉为“天神”、“雷神”。因为他生前是杰出的学者,所以又被尊为“学问之神”。

    十七年后,为了纪念菅原道真的天满宫创建。有趣的是,后来对天满宫社殿进行大规模修建的,竟然是藤原氏。

    “所以,菅原道真的怨灵真的存在吗?”与谢野忽然没头没脑地问了这么一句。

    他爸爸被问得愣了下,捶捶肩膀,含糊不清地说:“应该不会吧?现在不是说,以前那些没办法用常理解释的乱象,是古人观测不到的磁场紊乱所造成的吗?

    “至于流言也有一种解释:当时京都乱象频繁,就连天皇和众大臣所在的殿室都被雷劈了,如果不找点别的理由——比如‘怨灵作祟’什么的,用来转移民众注意力,皇室和贵族的统治会受到极大的影响。”

    与谢野看向他爸爸:“所以老爸是不相信‘怨灵’真实存在的科学派吗?”

    “哪来那么多问题?”他爸不愿接他茬了,虎着一张脸去揪与谢野的耳朵,“赶紧收拾收拾,准备关门了!”

    “嘶——好好好,别动手……”

    与谢野龇牙咧嘴地捂着耳朵。

    这时候,他忽然注意到自家店门口站了一个人。

    那是个白发少年,冷着一张脸,双手插兜,瞧着挺酷。就是他鼻梁上架着的圆片墨镜和他气质有些不搭。

    这人好像凭空出现的一样,悄无声息地,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站在了这儿,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听到刚才父子二人的对话。

    与谢野还以为是晚来的客人,只好招呼:“您好,实在不好意思,店里的点心已经卖完……”

    话音未落,少年的嘴角勾起,清冷的气质倏地一变,如冰雪消融,露出了顽皮又孩子气的一面。

    “怨灵的话,是真实存在的哦。”

    什么?

    “国内每年都有因非正常失踪、死亡而消失的人,数量还不少。”少年不紧不慢地说,“其中大部分,都是‘诅咒’造成的。”

    “‘诅咒’?”与谢野困惑地眨了下眼睛,“像‘去死’这样的话吗?”

    “你说的已经涉及到‘言灵’的层面了。”少年摆摆手,“诅咒的话,简单来说就是人类心里产生的负面情绪。从这些负面情绪中生出的力量,被称为咒力。而由咒力汇聚成的集合体,就被称之为‘咒灵’了。这么讲你能理解吗?”

    “……”与谢野消化了下,点点头。

    “人们通常所说的‘怨灵’也是‘咒灵’的一种,比如你们刚才所谈论的菅原道真的怨灵。”

    啊,所以他果然听到了之前我和爸爸的对话。

    这个想法在脑中转瞬即逝,与谢野不解地问:“为什么你会特意对我说这些事情呢?”

    “搞错了吧?不是我找你,而是你在向我求助啊。”少年懒洋洋地伸手朝与谢野爸爸肩上一指,“虽然你看不到,但是多少也有感觉吧?”

    与谢野爸爸背对着二人,正在搬桌椅。两人看过去的时候,他刚好停下来,用力揉了揉沉重酸痛的肩膀——恰好是少年所指的位置。

    “……”与谢野抿了抿唇,没有否认“求助”一说。他压低了声音,好似担心惊动自家老父亲,问少年:“那里有什么?”

    “蝇头,连最低四级都算不上的垃圾诅咒。”少年将手揣回兜里,语气轻松道,“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东西,哪怕放着不管,也就是‘肩膀沉重了些’的程度。”

    “……”与谢野若有所思,弯腰从底下的柜子里翻出一个食盒,打开后递给少年。

    里面是一些和果子,形状千奇百怪,根本说不上好看。

    “我自己做的。老爸说卖相太差了,担心丑到客人,砸了店里的招牌,所以不让我摆出来。”

    说到这儿,他还多解释了一句:“不过你放心,味道绝对没问题,这一点是我老爸认证过的。”

    看着那丑得千奇百怪的和果子,少年无比嫌弃地撇撇嘴。

    与谢野十分淡定:“这些算是额外赠礼。我们约个时间,我会把攒下来的零花钱给你。我家店铺就在这儿,你不用担心我会赖账。”

    少年无所谓地摆摆手,果断拒绝:“自己留着吧,我还能少你那点零花钱?”

    “……”也是。

    与谢野看着浑身穿戴都是名牌的大少爷,无奈地在心里叹了口气。

    “不过闲着也是闲着。”少年嘟囔了句,伸手拈了一个和果子扔进嘴里,慢条斯理地嚼完下咽,随口评价道:“马马虎虎吧。”

    说完,他将墨镜往下一拨,露出一双仿佛能看穿一切的蓝眼睛。

    与谢野不由得一愣。

    无他,因为那双眼睛实在是太漂亮了,蓝得通透澄澈,细细碎碎的光芒落在里面,像碧海里倒映出了整片星空。

    几乎就是下一秒,身后传来与谢野爸爸自言自语似的话语:“咦?肩膀突然变得轻松不少?”

    与谢野回过神,惊讶地看了一眼自如活动胳膊的爸爸,又扭头看向少年:“这样就解决了?只是看了一眼?”

    “对啊,具体怎么做到的你不用知道啦。”少年又往嘴里扔了个和果子,摊摊手说,“反正你也看不到。”

    与谢野:“……”啊,虽然是事实但为什么会觉得很火大?

    “你只需要知道一点。我啊,超强的哦。”说着,少年愉悦地眯起眼睛,“要说是最强也不为过。”

    “……”与谢野努力维持的表情裂开了。

    好歹帮爸爸处理掉了不好的东西。

    与谢野深吸一口气,尽量不露出失礼的样子,斟酌着语气说:“看你的样子……应该还在上初中吧?”别不知天高地厚了你这中二病!

    “明年我就要去上高专了。”少年间接回答了与谢野的问题,不过,“真失礼啊,你在心里说我的坏话吧?我是最强和我的年龄有什么必要的关联吗?”

    他仗着身高,抬手往与谢野脑袋上一敲,发出“咚”地一声脆响。与谢野没忍住,“嗷”地叫出声。

    “晶子?”听到动静的与谢野爸爸终于回头看了一眼,疑惑道,“你刚才在跟什么人说话吗?”

    “诶?”与谢野眨了下眼睛,“这不是……咦?人呢?”

    刚刚还站在柜台前的白发少年,不知什么时候失去了踪影。与他来时一样,悄无声息地出现,又如一缕青烟般消失。

    如果不是空荡荡的食盒能够证明,之前确实有那么一个少年与他说话,与谢野甚至会以为一切都只是他的幻觉。

    “神出鬼没的,该不会他也是咒灵吧?”

    翻上屋顶的白发少年蓦地打了个大大的喷嚏。

    ※※※※※※※※※※※※※※※※※※※※

    发现一个小彩蛋:与谢野和5t5同一天生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