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与谢野医生的医疗日记 > 章节目录 第十四篇日记

章节目录 第十四篇日记

 热门推荐:
    大阪市中某间地下仓库。

    老式电风扇呼啦呼啦地转动着,隐约还能听到轻轻的鼾声。

    “叮铃铃”的电话铃声在昏暗的房间中响了起来。屏幕上的亮光直直打在天花板上,照得扇叶忽闪忽闪,影影绰绰。

    赤着上身躺在长椅上的男子被吵醒,含糊地嘟哝了句,磨磨蹭蹭翻身爬起来,一把抓过放在桌上的手机。

    “喂?”

    低沉的声音带着刚醒过来的沙哑,听得电话对面的人多嘴了一句:“不是吧,这种时候还在睡觉?好歹也是三十亿的大生意啊,禅院。”

    男子不耐烦地咂了下嘴:“少废话,有事说事。还有,顺便提醒你一句。我当了人家的上门女婿,以后别再叫那个姓氏了,叫我伏黑。”

    “诶?伏黑么……那好吧。”

    对面的人和他也是熟人了,草草略过这个话题,说起了正事:“天满宫的咒灵被高专的二年级祓除了哦,不过来的不是五条家大少爷。”

    男子活动了下僵硬的脖子,一边穿衣服一边道:“也就是说,他在那个小鬼身边吗?”

    “不用你对上他,你的目标只是……”

    “只是那个小鬼。”他飞快地打断说,“叽叽歪歪,到底要重复多少遍?”

    对面的人哑然失笑:“最后一遍,行了吧?手段粗暴点没关系,那小鬼的异能力很特殊,受了多重的伤也不会死——只要你别不小心把他脑袋砍下来就行。”

    “知道了知道了,罗里吧嗦。”他啪地一声挂了电话,抬脚离开了地下仓库。

    市郊。

    诅咒解除,陷入沉睡的学生们纷纷醒了过来。

    他们的记忆还停留在从天满宫跑出来的时候,一睁眼就看到陌生的房间、陌生的大人,多少有些摸不着头脑。

    除了被与谢野治愈的三人外,其他人身上都是缺胳膊少腿的。如此一来,他们更是惊恐得不行,大吵大嚷根本安静不下来。

    五条悟被他们闹得头疼,拎起与谢野就离开了侧厅,将剩下的事情交给了家入硝子和山田昌平。

    门口的医护人员也在山田昌平的招呼下进去帮忙,大厅里就剩下了五条悟,以及被他拎来拎去的与谢野。

    “我说……”

    “嗯?”

    “你能让我自己走路吗?”

    “哦。”

    话音落,五条悟干干脆脆手一松,与谢野猝不及防被他扔下,一屁股摔在了地板上,“咚”地一声闷响,听起来怪疼的。

    “可恶……”与谢野额角的青筋突突直跳,牙齿磨得咯吱响。可还不等他跳起来捶五条悟的膝盖,一根棒棒糖就递到了他面前。

    “……干嘛?”与谢野狐疑地盯了五条悟一眼,没有伸手去接。他怀疑这家伙接下来又要捉弄他,比如他刚刚伸手去拿,棒棒糖立马被抽走什么的。

    “多出来的。”五条悟随手丢在了与谢野怀里,自己也剥了一根塞进嘴里,口齿不清地说,“你也可以当做是给你的奖励。”

    “什么奖励啊你当是给你叼回飞盘的狗狗吗真让人不爽……”与谢野絮絮叨叨嘟嘟囔囔,被五条悟一巴掌摁了下去,脑袋又被揉成了个鸡窝。

    “不要的话还给我啊,臭小鬼,还不领情。”

    “哼。”

    与谢野托着下巴坐在沙发上,面无表情地发着呆,嘴里还含着五条悟给的棒棒糖——青苹果味的,有点酸。

    两年多没吃糖了,他都快忘了是什么滋味。

    本来,他应该是吃不到的,不过……

    【造成天神祭爆炸、导致几十万人死亡的异能力者,最近又出现在了大阪。】

    就是这样一句话,让与谢野答应了那群人,参与他们接下来的计划。

    说出来或许有些好笑,他这样的罪人竟然也有向某人复仇的想法。只是没想到,移动途中发生了点意外。

    他扭头看向正在打游戏的五条悟。

    对方就坐在距离他不远的地方,一双大长腿搭在矮桌上,格外引人注目。游戏机的键盘被他摁得噼里啪啦响,像跟他有仇似的。

    与谢野记得,森鸥外说过,咒术界比较封闭排外,与诅咒无关的事情一概不碰。这既是在保护看不见诅咒的普通人,也是在保护人手稀少的咒术界。

    哪知道,五条悟这家伙就是不按常理出牌呢?

    唉。

    他在心里叹了口气。

    就在这个时候,五条悟的注意力突然从游戏机上挪开,转向窗外。

    “?”

    不明所以的与谢野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透过窗看到了远远驶来的两辆黑色轿车。

    那两辆车行驶的速度很快,眨眼就到了小楼的院子门口。

    奇怪的是,两辆车靠近大门口后,完全没有减速的意思,竟然直冲冲地撞了过来!

    侧厅里,山田昌平好不容易说服七名学生相信他们并不是坏人,还让他们与各自的家长通了电话,这才将人安抚了下来。

    哪想到这时候,一门之隔的大厅突然传来了轰隆隆的声响,其中还夹杂着玻璃破碎、重物坠落声等。

    外面的动静大得惊人,甚至让人有种整个房子都在颤抖的错觉,吓得医护人员和学生们惊叫连连。

    “怎么回事?!”

    山田昌平脸色难看,连忙跑到门口。谁料他刚刚打开门,一道黑影朝他迎面砸来,吓得他差点一脚踹出去。

    好在出脚前,他看清那是被五条悟扔过来的与谢野,于是手忙脚乱地将人接住。

    “看好小鬼,硝子联系杰。”五条悟扔下这么句话后,抓起朝他扑过去的丑陋咒灵,团成一团,从破破烂烂的大门扔了出去,砸翻了刚刚从地下冒头的几只二级咒灵。

    与此同时,大厅另一面的窗户“嘭”地一声被人从外面打破。

    五条悟扭过头,一枚狙击子弹刚好停在了他的眼睛前。

    接着又听到“砰砰砰”几声,数枚普通子弹从大门的方向疾射而来。只是无一例外地,这些子弹都停在了近在咫尺的地方,没有一枚子弹能够打中五条悟。

    “啧,藏头藏尾的家伙。”五条悟烦躁地咂咂嘴,扫了一眼侧厅所在的方向,果断决定主动出击。

    他的速度极快,堵在侧厅门口的山田昌平甚至都没看清他的动作,视线范围内已经失去了他的踪影。

    山田昌平的额上滑下一滴冷汗,扭头去看刚刚打完电话的家入硝子,急忙问:“怎么样?”

    家入硝子摇摇头:“杰说他在路上遭到了几名诅咒师的围攻,一时半会儿脱不开身。”

    “这……”山田昌平听完便皱起眉,“难道不是太过巧合了吗?”

    而且,咒术界应该很少有人会用枪械作为武器……

    想到这儿,他忍不住看向与谢野。

    会不会跟这孩子说的“麻烦”有关?

    话说,他们好像根本就不知道,与谢野身上的麻烦到底是什么啊。五条悟像是知道的样子,可具体是什么,他根本就没提过。

    之前在大厅里,五条悟劝与谢野使用异能力的时候,山田昌平听到他提到了“那座岛”、“战场”以及“士兵”等词。

    可是,让山田昌平迷惑的是,哪里有个岛上的战场?这么小的孩子,怎么又和战场扯上了关系?

    五条悟还说,有个“混蛋医生”利用了与谢野。想来,与谢野有着那样强大的治疗系异能力,被心有歹念的家伙利用,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那么这个“混蛋医生”,会不会就是与谢野口中的“麻烦”?

    无数凌乱杂碎的信息堆积在脑中,山田昌平根本找不到将它们串起来的线索。

    “山田监督?山田监督?”

    “啊!什么?”

    山田昌平猛地回过神,发现叫住他的是家入硝子。对方面露担忧,关心地问:“没事吧?”

    “没事……”山田昌平摇摇头,余光骤然落到与谢野身上。

    他索性开口问:“可以告诉我,你之前说的‘麻烦’到底是指什么吗?”

    与谢野先是一愣,大概是没想到山田昌平会突然问这个问题。不过他倒也没有隐瞒,直截了当地说:“军方。”

    “……哈?”山田昌平的表情出现了那么一瞬间的空白,手指哆嗦,声音颤抖,“是我想的那个军方吗?”

    “哦对,那家伙根本就没告诉你们……”与谢野踢了一下落到脚边的碎石,漫不经心道,“因为一些事情,这两年我都被关在军警的隔离设施里,直到今天早上才从东京转移到大阪。嗯……哪知道路上出了点意外,还遇到了你们……”

    山田昌平瞳孔地震,整张脸都白了。

    就连旁边的家入硝子也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所以这一次,他们竟然从军警手里抢了人???

    说到这儿,与谢野撇撇嘴,不知是自言自语还是怎么:“那家伙根本就没把这当回事啊,说什么‘我们是最强的’,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到底几岁啊?你们还陪他一起胡闹……哦,你们叫他‘悟’来着——可恶,名字还是我从别人口中听来的,那家伙倒是一口一个‘晶子’叫得熟练。”

    山田昌平:“……”这是现在应该关心的问题吗?!

    另一边,大阪府警视厅某间办公室内。

    “到底怎么回事?!什么叫做‘附近的监控全都被破坏了’?难道就一个都没留下来吗!那个距离根本就不在爆炸的波及范围之内!到底怎么坏的,又是谁给破坏的,赶紧给我查!”大仓烨子拍着桌子冲电话对面的人咆哮。

    整个办公室里的部下们噤若寒蝉。

    这时候,突然有人推门进来,气喘吁吁地说:“烨子小姐!找到医生的位置了!”

    “……”身材娇小容貌姣好的萝莉将手中电话一扔,露出了一个堪比地狱恶鬼的狰狞笑容。

    “走!去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