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与谢野医生的医疗日记 > 章节目录 第十六篇日记

章节目录 第十六篇日记

 热门推荐:
    几分钟前。

    别墅外打斗的动静轰轰烈烈,被家入硝子治疗过的学生们和医护人员挤在角落瑟瑟发抖。

    “那个……”最后一名接受家入硝子治疗的学生咽了下口水。亲眼看着没了半截的小腿长出来,那是怎样一种新奇又惊悚的体验啊。

    可是比这更恐怖的是,他们现在还待在一个屋外枪声震天、屋内天花板簌簌往下掉渣,随时都有可能坍塌的房间里。

    “什么?”家入硝子专注治疗,头也不抬地说。

    “我们……不用去避难吗?”他弱弱地发问。

    打电话向“窗”说明情况的山田昌平正好听到了他们的对话。

    他回过头,条理清晰地替家入硝子回答了这个问题:“首先,房子的构造姑且还算牢固,这种程度的冲击,短时间内是不会塌掉的;其次,这里地处偏僻,人烟稀少,所有人一起进行移动的话,目标会变得很大,反而成为敌人的靶子;最后,待在五条同学的眼皮子底下,你们才是最安全的。”

    “……”学生们面面相觑。

    尽管心中仍有疑虑,但之前与家人通过电话,身上的伤也被治好,他们对眼前几人还算信服,都愿意听话,被山田昌平安抚下来后便不吵不闹地待在了一处,没有四处走动。

    与谢野走到窗边,准备将窗帘掀开一个角,观察一下外面的情况。

    然而他刚伸出手就被山田昌平阻止了。

    “咒灵中不乏对视线敏感的。”山田昌平认真地提醒道,“一旦察觉到‘自己被发现了’,它们就有可能暴起伤人。这一点需要注意。”

    与谢野受教地点点头并道了谢。接着他想到五条悟,指指外头,好奇地问山田昌平:“那家伙戴墨镜也是因为这个缘故?”

    “那家伙”指的是谁不言而喻,山田昌平不假思索地道:“五条同学算是例外中的例外。”

    “咦?”与谢野疑惑,“什么意思?”

    山田昌平感叹着说:“他很强,能够自如地收敛气息,在被咒灵察觉到之前,他就已经将其解决了——这是指‘普通的例外’。在此之外,他还是少有的,单凭存在就能威慑大部分咒灵和诅咒师的家伙。”

    与谢野听得直起鸡皮疙瘩,表情微妙极了:“这么说未免太夸张了吧?”

    哪料山田昌平却认真道:“并非夸张,我只是说出了事实。”那可是一出生就打破了整个咒术界平衡的五条悟啊。

    “……”意识到山田昌平确实没有在说笑,与谢野蓦地沉默了。

    现在想想,初见时,五条悟只是摘下眼镜就将自己看不见的蝇头祛除了,会不会是因为……咒灵被他吓跑了?

    嘶——好像不是没可能啊!

    “那他为什么要戴墨镜?”与谢野话音一转,突然发出了灵魂拷问,“单纯耍酷?”

    山田昌平大概是没想到与谢野话题跳转得那么快,莫名有种被饭团噎到的感觉。

    五条悟到底在这小孩心中留下了怎样不靠谱的印象啊……虽说这个问题儿童有时候确实挺不靠谱的。

    “因为他有双特殊的眼睛啊,一看就知道了吧?”山田昌平指了指自己的眼角,“在咒术界有着‘数百年才得以一见’的评价。与之有关的更多信息我自己也不是很清楚,所以就不在此多说了。”

    原来如此……

    回想起那双漂亮璀璨得如同蓝宝石的眼睛,与谢野竟然没觉得很意外。因为那一看就是双贴着“与众不同”标签的眼睛。

    两人交谈的时候,最后的几声枪响也停止了。

    外面总算是安静了下来,这也让侧厅里的人听到了由远及近的、车轮与不平地面的摩擦声。

    “车子?”山田昌平皱了皱眉,“这个时候会是谁过来了?”

    他已经打电话通知了“窗”的同事,让他们尽可能地阻止开往这边的车辆,那为什么还会有人开车过来?难道是敌方的援手?

    “敢从我们手上抢人,做好以死谢罪的准备了吗?!”

    嚣张又清脆的女童声音响亮无比,让待在侧厅里的众人听得一清二楚。

    包括山田昌平在内的几人满头雾水:“小孩子?”

    与谢野听到这个声音后却是一愣,觉得有些耳熟。

    他仔细回想了下,蓦然发现,这声音,似乎是将他从军方设施中接出来的萝莉军官啊!

    山田昌平还在纠结要不要掀开窗帘查看一下外面的情况,他就感觉自己的衣袖被人拽了拽。

    扭头一看,与谢野挠挠脸,有些不自在地说:“应该是来找我的……”

    “……?”山田昌平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什么叫做“应该是来找我的”?

    这时家入硝子在旁边提了一句:“军警?”

    山田昌平这才想起来,与谢野是被他们从半道强行带回来的啊!

    再回想一下刚才那萝莉说的话,山田昌平顿时脸色煞白。

    这这这……五条悟该不会直接和军警打起来吧???

    很显然,与谢野也是这么想的。

    他道:“我觉得我还是出去一趟比较好,要是他们真的打起来可不妙。”

    来到大阪前,与谢野就和军警谈好了条件。他知道军方需要他用异能力做些什么,同样也十分清楚他们要将他带回去的决心。

    咒术界人数稀少,他们的事情已经够多了,不该再掺和进军警的事务中。一旦双方有了纠缠,日后还能轻易脱身吗?不可能的。

    山田昌平惨白的嘴唇哆嗦了下,犹豫道:“可是现在出去……”万一遭到诅咒袭击怎么办?

    与谢野:“你不是说那家伙身边就是最安全的吗?”

    话是这么说没错,可五条悟之前让他看好与谢野,要是贸然跑出去的话……

    山田昌平有些犯难。

    与谢野直接下了一剂重药:“难道就这样眼睁睁看着他们打起来,咒术界和军方发生碰撞、产生纠纷?”

    “!”山田昌平猛地打了一个激灵。真要发展成那样,咒术协会高层会扒了他的皮的!

    屋外。

    黑色轿车停在了离五条悟十米不到的地方。

    “什么嘛,你又是谁啊?”五条悟双手插在兜里,歪头打量着这个估计还没他大腿高的军装小萝莉,摆出一副嫌恶的嘴脸,“说到底,那个小鬼到底哪里好了?一个个都抓着他不放。”

    “看来这是承认那家伙在你手里了。”站在车顶上的大仓烨子哼了一声,轻盈地从车上跳下来,双手抱在胸前,以不容拒绝的语气道,“那么接下来,我有几个问题需要你回答。”

    对话间,她身后的两辆黑色轿车停了下来。穿着军装或黑西服的部下纷纷下车,端枪上前,迅速将五条悟包抄起来。动作干净利落,丝毫不拖泥带水,一看就知道经过严格的训练和无数次的演练。

    五条悟的眼神忽地一闪。

    不对劲,这些家伙才是带与谢野来大阪的军警。

    既然如此,之前那群二话不说朝他开枪的家伙,究竟又是谁派来的?

    解决那群既不是诅咒师又不是异能力者的家伙,根本花不了五条悟几分钟的时间。

    可就当他想抓个人问问的时候,这群家伙像是知道反抗、逃跑无望,竟然不约而同地举枪自尽。

    五条悟被他们干脆利落的自裁弄懵了,以至于没能第一时间阻止他们的行动。

    更巧的是,这些人刚刚死去没多久,大仓烨子带领的军警就赶到了。

    “烨子小姐!”三桥端枪对准五条悟,眼神却没落在他身上,而是破破烂烂的别墅大门里面。

    越过满地狼藉、到处都是碎木玻璃的大厅,三桥注意到了两辆黑色轿车。车身被碰撞挤压得面目全非,但是其中一辆车的车牌号,三桥却是看得清清楚楚。

    “那是之前失去联络信号的调查人员开的车!”

    闻言,五条悟眉毛一挑,似乎有些意外。

    大仓烨子“啧”了一声,看向五条悟的眼神越发冰冷。

    她肃着脸,厉声质问:“现在问你三个问题。第一,街上那场爆炸是不是你做的?第二,谁派你来的?第三,抓走医生的目的是什么?”

    这都是些什么问题啊?

    五条悟抓了抓头发,心中莫名生出了些许烦躁。

    现在想来,从那两辆黑色轿车破门而入开始,整件事就透着不对劲。他总感觉这件事正在朝一个诡异的方向发展下去,如果不能阻止的话……

    这么想着,别墅里面突然传来两道熟悉的脚步声。

    五条悟下意识地回头,透过碎玻璃窗,他看到与谢野和山田昌平一前一后从侧厅小跑出来。

    “!”

    这个瞬间,五条悟骤然察觉到了什么,眼睛微微睁大,扬声冲与谢野喝道:“站住!”

    与谢野和山田昌平被他吓得一愣,顿时停住脚步。

    几乎就在下一秒,与谢野身前的地面黑洞大开,一只足有五人环抱粗的虫状咒灵“嗖”地钻出来,朝他张开了血盆大口!

    山田昌平眼疾手快地朝与谢野扑了过去。

    然而这个时候,看不见诅咒的三桥却以为他要抓与谢野当人质,手.枪对准,扳机一扣,“嘭嘭”两枪,先后打中了山田昌平的小臂和大腿。

    “啊!”

    半空中的山田昌平惨叫一声,身体骤然失去平衡,堪堪将与谢野从咒灵嘴下推开,自己则因为反作用力摔在了另一边的地上,中枪的部位鲜血横流。

    与谢野猝不及防被他一推,脑袋重重磕在地板上,头晕目眩,半晌爬不起身,手臂也被旁边的碎玻璃划出一道长长的血痕。

    就在此时,他的侧面又打开了一个黑洞,一只身体臃肿的咒灵从里面钻了出来,指甲尖锐的手径直伸向与谢野的脑袋。

    五条悟身上骤然爆发出强大的杀意。可他刚想动,却被速度极快的大仓烨子拦住:“你的对手是我!”

    “给我滚!”五条悟额上青筋暴起,术式“苍”发动!

    准备举枪突入别墅逮捕“同伙”的军警们,竟然像异性磁铁般互相吸引,“咚”地一声重重撞在一起。

    大仓烨子在五条悟发动术式的时候,敏锐地察觉到了周身气流的异常,凭借直觉迅速跳离原地数米。

    虽然没中招,但她也因此露出了空档。

    五条悟一记踢腿来得又急又快,大仓烨子急忙双臂交叉试图格挡,却不料这人的力气超乎想象,竟将她踢得倒飞出去,一连砸断数棵大树才堪堪停下。

    没了人挡路,五条悟脚下的地面“轰”地塌陷,裂出蜘蛛网般的纹路,整个人就像炮弹般弹射出去,五指成爪,目标直指将与谢野从地上抓起来的诅咒!

    “给我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