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与谢野医生的医疗日记 > 章节目录 第十五篇日记

章节目录 第十五篇日记

 热门推荐:
    “爆炸现场的调查人员在废墟中发现了一个目击者。他说他看到一个白头发、身材高大的男子从天而降,将运输医生的那辆车砸开,带走了后座的什么人。爆炸发生时,他的头被溅射的碎石砸到了,有些轻微的脑震荡,他当时还以为自己产生了幻觉。

    “调查人员根据他的回忆,顺着白发男子离开的方向赶了过去,一路追踪到了市郊,只是他们的联络信号没多久就断掉了。

    “根据他们最后传来的信号,我们定位到了这个地方……”

    三辆黑色轿车从大阪警视厅驶出。

    马路对面的某家咖啡馆里,坐在窗边目睹了一切的黑西装男子优哉游哉地喝了一口咖啡。

    这时候,他放在桌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电话刚接通,对面就传来一阵气喘吁吁的辱骂:“该死的!你可没说我们要对付的是五条家的少爷!”

    男子不紧不慢道:“我也没让你们与他正面交锋吧?应付他的另有其人。我说过的吧,你们需要做的只是放出诅咒捣捣乱,稍微拖延拖延时间而已。这样都办不到,还想拿五千万的赏金?”

    “啧!那可是五条悟!”电话对面的人骂骂咧咧,“就算是五千万,那也得有命拿才行啊你这混蛋!”

    “好吧好吧,听我说。”男子稍微安抚了他一下,“接下来,你这样做……”

    驱车前往市郊的路上,部下三桥突然问了大仓烨子这么一个问题。

    “烨子小姐,我很疑惑……医生是两年前那场战争中的罪人吧?虽然他的罪名没有被定下,但他能在设施里关上两年,充分说明了他的危险和不可控性,怎么想也不是能加入这项计划中的人吧?”

    大仓烨子双手抱在胸前,懒洋洋地道:“你应该没看过他的档案吧?哦对,他的档案被加密了,现在的你想要查看也没有那个权限。”

    闻言,三桥疑惑道:“难道医生‘意图破坏基地’这件事背后,另有隐情不成?”

    “隐情倒说不上,只是存在一些疑点。你知道诅咒吗?”见三桥面露疑惑,大仓烨子嫌弃地撇撇嘴,“这些都是需要你们了解的,否则日后怎么给我们打下手?”

    三桥露出了告饶的表情。

    在加入特殊镇压作战部队前,他和大仓烨子是同一个部队的,甚至两人的关系还算不错。就算被有着“恶鬼”之名的大仓烨子嫌弃了,他也不像其他同事那般战战兢兢、惶恐不安——事实上,换做其他人,根本就不敢向大仓烨子问东问西的好吗。

    “看在你刚刚被调进乙分队的份上,我就大发慈悲地告诉你吧。”

    大仓烨子三言两语跟他说明了与诅咒相关的基本信息,末了便提到:“当时基地里的诅咒爆发规模很大。有个家伙提出,医生被士兵们无法逃离战场的怨念所诅咒,神志和意识受到了影响,所以才会想用炸弹毁掉基地。”

    “提出这种观点的,是一个叫森鸥外的军官——同样也是医生的指导者和监护人。他被医生袭击基地的事情牵连,停职接受调查。”

    “有人认为他是在为自己的监督不力而狡辩,但……”大仓烨子托着腮,看着车窗外一闪而逝的街景,接着道,“之后军方对医生进行深入调查的时候发现,医生的那段记忆确实非常模糊。他连最关键的,自己做了什么都不知道——甚至还是调查组告诉他的——更别提他究竟是从哪儿弄来的烈性炸弹了。”

    “原来如此,所以军方才迟迟没有给他定下罪名吗?”三桥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有这方面的原因,还有一个比较重要的原因是……”说到这儿,大仓烨子讥讽地扯了扯嘴角,“他的异能力实在是太稀少也太有用了。”

    “……也对。”三桥无奈一笑,“这两年官方网罗了不少异能力者,然而治疗系的异能力至今也没找出第二个来。”

    “本来常暗岛上的战争早就该败了。无论是兵力也好,武器设备也好,我方军队根本没有丝毫优势。然而凭借医生的异能力,这场不可能胜利的战争硬生生被拖了大半年。后来他因为袭击基地,被军方带走。那之后不久,常暗岛上的战线就彻底崩溃了。你说他厉害不厉害?”

    三桥忍不住咂舌。

    他和大仓烨子参军还不到两年,没有参加过常暗岛上的那场战争,自然不会知道这些细节——如果不是加入了特殊镇压作战部队,他们也没有了解当年内情的机会。

    “所以‘猎犬选拔计划’才需要医生来帮忙吗……”三桥这下子终于明白了他的重要性。

    “没错。”

    战争结束后,官方对异能力者的存在高度重视起来,以极高的效率做了两件事。

    第一,在内务省下设立特殊秘密机关——异能特务科,用以监督、管制异能力者,取缔异能力者犯罪。

    第二,将军方各部队中最优秀的人才选拔.出来,结成特殊镇压作战部队,作为一柄尖刀,专门处理性质恶劣的异能力者犯罪。

    该部队又分为甲、乙两个分队。

    甲分队由精英中的精英组成,人数稀少,实力强悍——也就是所谓的精锐小队,代号“猎犬”。

    乙分队则负责辅助猎犬的行动,与辅助咒术师的“窗”类似。

    其中,猎犬中的每名成员都要进行特殊的异能改造手术。

    经过手术,他们的身体能力会提高到普通人极限的数倍。但与此同时,他们也需要付出极大的代价。

    这种异能改造手术并非所有人都能承受,一旦手术失败,他们可能连一具全尸都留不下来。

    就算手术成功了,猎犬的成员每个月仍要进行一次维持手术。只要有一次缺席,他们就会全身溃烂而死。

    军中多得是拥有英雄情结的人,而猎犬又是精英中的精英、英雄中的英雄。无数人向往着猎犬,无比期望成为其中的一员。

    因此,哪怕术前被再三告知,异能改造手术极其危险,依旧有大票人签下手术同意书——他们坚定地认为自己能够熬过来。

    可现实是残酷的,最终从手术台上醒来,成为猎犬一员的,到现在为止也就两人而已。

    其中一人,就是身材娇小、常以萝莉姿态现身的大仓烨子。

    “能够成为猎犬候补成员的家伙们,都是从各地部队中脱颖而出的优秀人才。”大仓烨子抿抿唇道,“这样的人大量死在异能改造的手术台上,无论是对军方,还是对他们本身而言,都是非常令人遗憾和痛惜的。”

    已经两年过去了,可“七名背叛者”的出现,以及他们的所作所为,至今都令各国高层心惊、忌惮。

    谁都不知道世界上什么时候又会冒出第八个、第九个“背叛者”来,所以官方急不可耐地想要拥有能够对付这样一群人的尖刀——猎犬就是为此而诞生的。

    如今猎犬的成员将将两名,七的三分之一都不到。所以这个所谓的“猎犬选拔计划”,注定还要继续下去,直到组成一个完整的小队。

    可这才选出了两名猎犬成员,死在异能改造手术台上的优秀军人就已经过百了。按照这样的概率,想要凑成一个五人猎犬小队,至少还得牺牲两百人。

    这样的消耗实在是太大也太可惜了。

    这个时候,有人就想到了被关在军方设施中的与谢野。

    只是他们在与谢野身上碰了壁。

    这个在常暗岛战争中生出心里阴影的小孩,根本不愿再次使用他的异能力,软硬不吃、油盐不进,甚至一度对前来劝说他的人说:“杀了我吧。”

    对求生意志薄弱的人来说,任何威逼利诱都是不管用的。

    无奈,军方只好另择他法。

    军方掌握着与谢野以前的资料,知道他是在两年多前的天神祭爆炸袭击中觉醒的异能力。那场爆炸夺走了他父母的生命,也夺走了他的童年。

    刚好不久前,异能特务科在配合军方排查战争间谍的时候,发现那个发动天神祭爆炸袭击的异国异能力者,又在大阪出现了。

    于是就有人提出,能不能从这方面下手?

    他们将这消息告诉了与谢野。

    向来都是左耳进右耳出的小孩终于有反应了。

    他面无表情,眼里黑沉沉的,沉静地说:“我帮你们,但那个人,我要亲手杀了他。”

    接着,他就被带到了大阪。

    大仓烨子等人乘坐的车辆来到近郊,远远地就听到某处传来的轰隆声,厚厚的土尘扬得比道路两旁的大树还高。

    “烨子小姐,前面似乎发生了战斗!”三桥皱起了眉。

    “这是需要二次确认的事情吗?没用的三桥!”大仓烨子咂咂嘴,打开车窗,勾手一个翻身就灵活地跳到了车顶。

    视野一下子变得开阔起来,大仓烨子能够清晰地看到,一个白色头发、身材高大的男子踩在房顶上,背对着他们。

    这时,那白发男子似乎察觉到了她的视线,骤然转过身。接着,对方纵身一跃,从十几米高的屋顶上跳了下来,轻飘飘地落地站稳。

    【一个白头发、身材高大的男子从天而降,将运输医生的那辆车砸开,带走了后座的什么人……】

    “看来就是你小子。”

    大仓烨子咧嘴一笑,眼睛眯了起来,瞄准了自己的猎物。

    “敢从我们手上抢人,你做好以死谢罪的觉悟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