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与谢野医生的医疗日记 > 章节目录 第九篇日记

章节目录 第九篇日记

 热门推荐:
    按理说,办公室里闹出那么大的动静,早就应该有人过来了。

    可与谢野却发现,他们所在的地方好像与世隔绝了一样,根本没人过来查看情况。

    五条悟解释说,因为这个办公室所在的区域已经降下了“帐”。

    那是一种根据施术者需要呈现出不同效果的结界,通常会用来隐匿结界内即将发生的战斗,避免让普通人察觉到异常。

    与谢野:哦。

    “不过话说回来……”与谢野看着被五条悟揍得根本无法翻身的咒灵,好奇道,“为什么我能看见诅咒了?”

    “在一些特殊情况下,普通人也是能看见诅咒的啦。”五条悟漫不经心地说。

    与谢野:“比如?”

    五条悟:“临死前。”

    与谢野:“……”

    五条悟:“嘛,这种小事没必要深究。诅咒其实没你想的那么神秘,看到了就看到了,看不到也无所谓。”

    好吧。

    与谢野听完也觉得是这个道理,于是便不再纠结。

    那咒灵嘴还挺严,脑袋都快被五条悟踩碎了,依旧没回答他任何问题。

    五条悟脸上的表情越来越不耐烦。

    这个时候,与谢野忽然开口问:“你之前说他能吃掉诅咒是怎么回事?诅咒之间还会互相吞噬吗?”

    “那算特殊情况。强大的诅咒可以威慑低级诅咒,而高级咒物则会吸引诅咒,将其吞噬后,诅咒会变得更强。”说着,五条悟又踹了不肯开口的咒灵一脚,“这家伙吞噬的并非汇聚成型的咒灵,而是单纯的咒力。”

    至于加茂真治所说,与谢野到来后,基地诅咒肉眼可见变少了,应该也是这个原因。

    这家伙本来就是从几十万死者的怨念中诞生的,紧接着又来到了负面情绪堆积如山的战场上,对它来说,简直就是如鱼得水。

    假以时日,它一定会成长为极难对付的特级咒灵。

    这么一想,五条悟倏地明白了。

    “原来是把这里当成饲料厂了啊,你这垃圾。”他嗤笑道,“成长到一定程度前先潜伏起来,还挺机灵不是?”

    近年来诞生的诅咒是越来越聪明了。

    照这样发展下去,咒术协会那群老家伙为了权力和地位竭力维持的假象,距离破灭那天也不会太远了。

    想到将来可能发生的场面,五条悟讥讽一笑,毫不留情地将脚下的诅咒祓除。

    这人解决完了咒灵,拍了拍手上不存在的灰尘,扭头看向与谢野:“所以,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

    “?”与谢野不解地回望他,“什么怎么办?”

    “难道你还准备在这里待下去吗?”五条悟一跃跳上破破烂烂的办公桌,找了块还算完整的地方坐了下来。

    与此同时,他也在打量面前有些狼狈的小孩。

    脸色很差,眼下青黑,看起来最近都没怎么休息好。身上的医疗围裙沾满了血污,就连苍白的脸上也带着些干涸的血印子。

    这副模样,与当初他在点心铺帮忙时相比,完全就是两个人嘛。

    “如果你想离开的话,可以跟我走哦。”五条悟托着腮,语气轻松地说,“你虽然没有咒力,但异能力是罕见的治疗,这种能力哪怕是在咒术界都是极其珍贵的。”

    毕竟能够熟练掌握反转术式的人很少,能够治疗他人的家伙就更少了。

    而且他还了解到,与谢野这异能力无论多重的伤都可以瞬间治愈,方便快捷效果极佳,谁用谁知道。

    这样一想,就算他撬了军方墙角,有与谢野的能力在,他拐人这事,上头那些老东西顶多不痛不痒说他几句,然后手脚麻利地给他扫尾,将这宝贝疙瘩彻底收拢到碗中。

    咒术协会地位特殊,军政那边多少也会给个面子,到时候不过就是赔一笔钱。而他们这些咒术师,最不缺的就是钱了——毕竟有的是人找他们处理诅咒问题。

    与谢野有些意外五条悟会说出这些话。

    不过惊讶之后,他也陷入了沉思。

    与谢野想到了这段时间自己的挣扎,也想到了森鸥外对他说的那些话,最后还想到了对他说“还好有你在”的立原。

    他握紧了拳头,对五条悟说:“谢谢你,但我还不能走。”

    “你也应该清楚,这场战争,光凭基地里的这些士兵,是绝不可能获胜的。”五条悟语气淡淡的,“既然如此,为什么要坚持下去?”

    他实在是不解:“难道真如那糟糕军医所说,你心有大义?”

    说着说着他就翻了个白眼。

    “我最讨厌‘能力就代表着责任’、‘强者就该保护弱者’的那套理论了。”

    搞得他一听就逆反。

    “说什么大义,我才没那么伟大呢。”与谢野嘴边露出一个小小的笑来,“我只是想这么做而已。”

    “哪怕你很痛苦?”五条悟一针见血地指出。

    “……”与谢野张了张嘴,声音艰涩,“这里的人谁又不痛苦呢?难道因为痛苦就抛下一切逃避,逃避就能解决问题了吗?”

    他看着自己的手。

    几个月前,这双手会用来翻书写字、揉面调馅,如今却是沾满了血污。这样的手做出来的点心会是什么味道?他不愿去想。

    “你见过几十万人死在你面前的地狱吗?”与谢野伸手捂住自己的眼睛,“我就是从那样的地狱中爬出来的。”

    五条悟顿时沉默了。

    “那场爆炸发生后,我每晚每晚都在做噩梦。他们就那样直勾勾地看着我,好像在对我说‘怎么就你活下来了呢?’当森医生找到我,说我能救人时,我就在想‘太好了,是不是我救回一个人,梦中指责我的人就会少一个?’我知道这么想不对,可我控制不住。”

    “如果不是我在那时候觉醒了异能力,我也会是其中一员。”他吸了吸鼻子,整理好情绪接着说,“既然我有那样的能力去拯救别人,那为什么不做呢?”

    “……”

    五条悟听完忍不住皱眉,他冷静地指出:“你频频做噩梦是诅咒搞的鬼,因为它想要从各种各样的负面情绪中获得更多的咒力,让自己变强。”

    “更何况……”说到这儿,他顿了顿,“你之所以能活下来,只是恰好觉醒了异能力而已。他们的死根本就不是你造成的,你自己也是那场爆炸的受害者之一,为什么会生出‘救人就是赎罪’的想法呢?真奇怪。”

    他轻而易举地看穿了与谢野的心理,可是却完全不能理解他的想法。

    与谢野垂首看着地板,一言不发。

    死亡是非常沉重的,更何况还是以那般惨烈的形式。

    就算没有诅咒作祟,他也不可能那么快从那场爆炸带来的阴影中走出来。

    就算是为了自己,他也想做点什么。

    那之后双方都陷入了沉默,这个话题最终不了了之。

    诅咒顺利祓除,五条悟并未在前线停留太久,很快便离开了。

    森鸥外换了个办公室,与谢野依旧做着救人的工作,一切好像都没什么不同。

    时间渐长,前线战况越来越糟糕,需要与谢野使用异能力治疗的时间间隔也越来越短。

    尽管与谢野等人已经尽力,可依旧有部分士兵,还未等到救治便死在了战场上。其中不乏平时喜欢和与谢野说笑玩闹的,对他百般照顾的熟人。

    那段时间,与谢野的睡眠质量和精神状态非常差,以至于在救援工作中,时不时就会出现走神、恍惚的状况。

    “啊!”

    一不留神,与谢野手中的刀扎歪了。听到士兵的痛呼声,他瞬间反应过来:“对不起。”

    说着,他飞快抽出刀,伤口喷出来的血溅到了他的脸上,恰好落在眼睑下方,顺着脸颊滑落。他对此没什么反应,再次拿起手术刀,按照森鸥外教导的,精准命中了士兵的要害。随后,他对濒死状态的士兵发动了异能力。

    他的动作十分熟练,在做这些的时候,脸上也没有什么表情,像极了按照程序设定行动的机器人,冰冷得没有丝毫属于人类的感情,让人看了只觉不寒而栗。

    与谢野起身回头,准备前往下一名伤兵所在之处,却忽然与旁边的一名士兵对上视线。

    后者被烫到似的瑟缩了下,下意识地撇开头。随即他似乎觉得这样的动作看起来有些心虚,于是又强行转过头来,勉强地冲与谢野笑了笑。

    “……”

    与谢野将一切看在眼中,顿感困惑。

    他在怕我?为什么?因为我刚才失手了吗?

    这样的想法在脑中一闪而逝,因为时间紧迫,他也没来得及多想。

    不过这之后,他找森鸥外要了助眠的药,调整好自己的精神状态,后续工作中没再出现差错。

    然而这只是一个开始。

    渐渐地,与谢野发现,士兵们看自己的眼神越来越不对劲,越来越不加以掩饰。

    直到有一天,他拿着手术刀走向一名士兵时,猝不及防被对方夺走了刀,接着被刺在了小臂上。

    “都是他的错!都是他的错!我们离不开战场,都是因为有他在!”

    被人从后方架住的士兵又哭又笑,状若疯癫。

    与谢野呆滞地捂着受伤的手,想要救人的那颗心,再次产生了动摇。

    通常来说,在战场上,若过半的士兵受伤,无法继续战斗下去,那么这个时候军队就会选择撤退,战争得以结束。

    当然,这也意味着他们输掉了这场战争。

    然而,在燕骑士号上,绝不会有这样的情况出现。

    因为有与谢野在。

    他是“不死联队”的核心,有他在,士兵不会伤亡过半,军队不会撤退,战争也就不会结束。

    他们会一直徘徊在生与死的边缘,根本无法解脱。

    士兵们的敌意令与谢野又回到了与森鸥外谈话前,被“救人”和“杀人”撕扯的痛苦再次将他淹没。

    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是立原的死亡。

    那个说与谢野是“上天派来拯救他们的使者”的立原;那个说“谢谢你让我还有回到故乡的机会”的立原;那个说“还好有你在”的立原;那个说“你就是正确”的立原……

    他死了。

    他没有死在战场上,没有死在担架上,而是死在了士兵宿舍。

    他是自杀的。

    在他喜欢的诗集旁边,与谢野看到了一条已经做好却没给出去的蝴蝶项链,一枚笔迹越来越凌乱、“正”字越来越狰狞的金属吊牌。最后还有一张他写给与谢野的小纸条,上面只有一句话——

    【你,太过正确了。】

    每个人都是有极限的,当某件事超过了临界点,那么事情本身正确与否已经不重要了。

    因为无人再能承受。

    “啊啊啊啊啊啊——”

    与谢野捂着脸跪倒在地上,嘶吼着发出痛苦的悲鸣。

    身后的影子迅速膨胀起来,悄无声息地铺满了房间的每个角落,很快便将整个房间吞没。

    ※※※※※※※※※※※※※※※※※※※※

    您的抖.S晶子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