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与谢野医生的医疗日记 > 章节目录 第十篇日记

章节目录 第十篇日记

 热门推荐:
    战败两年后。

    东京郊外,坐落着一所占地极广、建筑风格古朴大气的学校——咒术高专,全称为东京都立咒术高等专门学校,四年学制,是国内仅有的两所咒术教育机构之一。另外一所则设立在京都。

    拥有成为咒术师资质的人,可以在这两所学校中学习诅咒相关知识。

    咒术界常年缺乏可用的人手,因此学生们入学后,就要开始陆陆续续地出任务。从两所学校中毕业的咒术师们,往后也会以学校为中心进行活动。

    这两所学校不仅仅是单纯的教育机构,还负责诸如对外联络、情报搜集以及清扫支援等后勤工作,如同为人体各部输送血液的心脏,重要性不言而喻。

    在这里,刚刚升上二年级不久夏油杰及其同伴接到了一个任务——从他们班主任老师夜蛾正道那儿。

    “调查大阪最近流传的‘菅原道真怨灵作乱’一事?”

    “啧,反正也是假的吧。”夏油杰旁边,他的同学兼好友五条悟趴在课桌上,不耐烦地咂了下嘴,“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有这样的流言传出来。”

    偏偏上头那群怕事的老家伙疑神疑鬼,次次不落地派人前去调查。

    “不过话说回来,明明京都校离大阪更近,为什么要舍近求远,把这件事丢给东京校啊。”他撇撇嘴,看起来十分不爽。

    “你还能不知道?”夜蛾正道一副“你是明知故问”的语气说。

    “嘁!”五条悟深感无趣地撇撇嘴,不说话了。

    或许因为五条家是菅原道真后裔中的一支,所以每每遇上这种事情,调查都会有他们家的人一份。

    两年多的天神祭前夕,五条悟也因为差不多的任务去了趟大阪。

    结果最后调查出来,还不就是个普通咒灵,只是流言传着传着就变成了“菅原道真的怨灵作祟”而已。毕竟那段时间天神祭快开始了嘛,导致看不见诅咒的人们遇上灵异事件,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菅原道真。

    不过说到两年前的大阪天神祭……

    五条悟思绪飘远,突然想到了某个倒霉蛋小家伙。

    两年前,五条悟祓除与谢野身上的诅咒从前线回来后,又过了几个月,燕骑士号上的诅咒毫无征兆地爆发。

    据当时驻守在基地的咒术师说,解决完最后一只拦路的诅咒时,他在基地航母最底部发现了状态不对劲的与谢野。

    那孩子不知从哪找来的高性能炸弹,试图将整个基地给炸掉。

    当然,他被及时赶到的咒术师阻止了。

    后来与谢野被军方的人带走,出于各方各面的原因,他本人倒是没有生命危险,只是被关押隔离了起来,失去了自由。

    作为他监护人兼指导者的森鸥外被这事牵连进去,停职接受军方调查。那之后,与森鸥外相关的消息就再没传出来过。也不知道是被军方看守起来,还是自己销声匿迹了。

    没了与谢野的前线未能坚持多久,很快便战线崩溃。国家从常暗岛的战场中败退,输了这场持续好几年的诸国之战。

    有意思的是,那之后不久,国际上发生了一件令人意想不到的大事。

    七名来自不同国家、拥有强大力量的超级异能者,将各国的首脑、主战派要员,以及所有可能导致战争延续的关键人物全部抓了起来,通过各种各样的手段,强行让他们签署了和平协议,最后布告天下。

    各国派去的救援部队统统有去无回。

    与此同时,一些国家内部也开始了对主战派的暗杀和清扫,再加上持续几年的战争让民间怨声载道,所以各国被逼签署的和平协议,竟然真的得到了遵守。

    这场看起来儿戏、无视规矩和道义的行动,确确实实地促成了停战和平。

    因为这七名超级异能力者手段太过极端,某方面来说都背叛了自己的国家,所以后面有人给他们起了个“七名背叛者”的称呼。

    当然,知道这些事的人并不多,毕竟国家领袖和要员被绑架什么的,传到民间会引起大混乱。因而,普通人只知道各国领袖出于某些考虑,聚在一起签署了和平协议,结束了长达几年的战争。

    不过这些内情对于咒术界上层以及御三家来说,并非秘密。

    所以五条悟才说与谢野是个小倒霉蛋。

    明明再过一段时间,战争就会以令人完全意想不到的方式结束了。

    “悟?”

    “啊?”听到呼唤的五条悟回过神,紧接着脑袋上“啪”地一下,重重地挨了一记铁拳。

    夜蛾正道收回手,面色不善地看着这个问题儿童,额角的青筋突突直跳:“我刚才说的注意事项你都听到了吗?”

    “哼,那当然……”五条悟不屑地撇撇嘴,理直气壮道,“没有!”

    夜蛾正道:“……”

    夏油杰无奈地叹了口气。家入硝子早已对这样的事情习以为常,百无聊赖地看着窗外火辣辣的阳光,嘟囔了句“好热啊”。

    接到新任务,二年级仅有的三名学生即刻动身,前往大阪。

    路上,因为五条悟在夜蛾正道交代事项的时候走神了,所以夏油杰不得不再次给好友进行任务说明。

    “这次的任务有两项工作,一是确认‘道真怨灵现身’的真实性……唔,虽然多半是假的,但毫无疑问,在此次事件中作祟的诅咒肯定要找出并祓除;二是护送硝子,让她对目前还活着的受害人进行治疗。”

    家入硝子掌握着连五条悟都没有学会的反转术式,是极其稀有的、能够利用反转术式对他人进行治疗的咒术师。

    “受害人现在的情况是?”

    “具体表现为‘身上缺了点什么’。至于缺了哪儿,位置比较随机,有的人没了胳膊、有的人没了腿、有的人失去了心脏、有的人被抽干了血液……”夏油杰双手交叉,不紧不慢地叙述着。

    五条悟了然地点点头:“所以有些还活着,有些在中招的时候就已经死去了……”

    “不对哦。”夏油杰打断说,“以脑死亡为判断标准的话,他们目前都还活着,只是生不如死罢了。”

    “咦?”五条悟眨眨眼睛,稍微有些意外。他接着问:“受害人之间有关联吗?”

    “总共七名受害者,是同一所中学的学生。”

    受害者们最开始是在天满宫被发现的。

    天满宫的主祭神是菅原道真,于是自然而然就有人将这事儿怀疑到了“道真的怨灵”身上。

    三天前,天满宫的神官在主殿门前发现了七名倒在地上的陌生人,有男有女,年纪瞧着都不大,十四五岁的样子,应该还在念中学。

    凑近检查后发现,他们只是睡着了。于是神官将他们一一叫醒,询问他们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儿。

    平日里,天满宫对外开放的时间是早上九点到下午五点。然而现在才早上八点不到,这些孩子睡在天满宫主殿门前,难免有些奇怪。

    被询问的七人支支吾吾,都不肯将话说清楚。突然不知谁高呼一声“上课要迟到了”,一群人跟兔子似的,跳起来就往外跑。

    然而他们跑出天满宫没多久,七个人不约而同地栽倒在大街上,昏迷不醒,原因不明。

    路过的行人叫了救护车,将七名学生送往医院。

    一天后,躺在病床上的七人就出现了夏油杰说的症状,失去了身上的某样东西。

    那不是能用现代科学解释的。医院对此束手无策,只好报了警。

    警方那边简单进行一番调查后,通过某些渠道联系上了“窗”——咒术高专相关人士,能够看到诅咒,但并不是咒术师。

    简单来说,“窗”就是负责情报、联络、善后等细致工作的后勤人员,有他们的辅助,高专的咒术师们只需要专心对付诅咒就可以了。

    中午一点,三人到达大阪。

    从车站出来,“窗”派来的辅助监督山田昌平已经将车停在了路边。

    “七名受害人已经进行了转移,接下来先去安置地,由家入小姐进行检查和治疗……”

    五条悟飞快地进行了一番自己的理解,随后搭上好友的肩膀,说:“那么接下来我和杰就分开行动,一个留在安置地,一个前往天满宫?”

    山田昌平:“……”他话还没说完呢。

    然而这两个问题儿童已经自顾自地商量了起来。

    “那么,谁留下来,谁动身前往天满宫?”

    “好问题!”五条悟大拇指指向车窗外,“老规矩?”打一架。

    “走。山田监督,找个地方靠边停下吧。”夏油杰身上的咒力开始涌动。

    家入硝子漫不经心地打了个哈欠,见怪不怪。

    山田昌平冷汗津津,试图阻止:“那个……我们还要赶着去安置地……”

    “放心啦,杰操纵的咒灵能飞,很快就能追上你们。”

    夏油杰刚想说什么,哪料天空中突然“嘭”地一声,炸出惊雷般的巨响,打断了这次对话,吸引了车内所有人的注意力。

    百米高的空中,橙色光团烟花般炸开,火焰一样的流光拖着长长的尾巴,朝四面八方飞去。

    那些流光很快又被分成细小如雪的光粒,风一吹,洋洋洒洒,四处飘散。紧接着,在光粒接触到物体的一瞬间,白光冲天而起。

    “轰轰轰——”

    爆炸声接二连三,震耳欲聋。

    五条悟扛起山田昌平,夏油杰拎着家入硝子,以极快的速度夺窗而出,赶在车子爆炸的前一秒逃出生天。

    不到一分钟,爆炸声停了下来。

    四人踩在夏油杰放出的咒灵身上,立于光粒接触不到的高空中,俯瞰经历过大规模爆炸,遍地狼藉的大街。

    “这……”山田昌平和家入硝子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到底怎么回事?”夏油杰眉头紧皱不展。

    他倒是试过让咒灵去阻挡,然而那些光粒直接穿过咒灵,毫无阻碍地落在了下方的路人身上,再“嘭”地一声爆炸,丝毫不受影响。

    “……”五条悟静默不言,脑中突然闪过这样一句话。

    【你见过几十万人死在你面前的地狱吗?】

    突然,五条悟墨镜后的眼睛微微睁大,像是发现了什么,径直从百米高空一跃而下!

    “悟?”夏油杰惊讶地看着突然跳下去的好友。

    山田昌平脸色发青,好像跳下去的不是五条悟而是他。

    不一会儿,他们看到五条悟砸开一辆被爆炸冲击波掀翻的黑色轿车,从后座上拖出一个穿着拘束服的人。

    那人的脸被特制眼罩和面罩挡住,瞧不出模样。不过远远看过去,身量不算高,被五条悟抱在怀里小小的一个,推测其年纪应该不大。

    三人好奇地看着五条悟将人带回来。

    “我来治疗……”

    见那人额上都是血,身上的拘束服也被染红,家入硝子主动走了过来。

    然而五条悟却摆摆手,示意不用她治疗。

    “?”

    众人不解之际,五条悟已经解开了那人脸上的眼罩和面罩,露出一张冷若冰霜的小脸。

    年纪轻轻却带着沉沉暮气,像一株含着花苞,来不及绽放就已经枯萎的花。

    “好久不见啊,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