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与谢野医生的医疗日记 > 章节目录 第十七篇日记

章节目录 第十七篇日记

 热门推荐:
    五条悟袭来的瞬间,最开始袭击与谢野的虫状咒灵竟然自己撞了上来。它张开长着两排鲨齿的血盆大口,气势汹汹地朝五条悟扑咬过去。

    然而这么做根本没有拦住五条悟前进的脚步。几乎是在靠近他的瞬间,虫状咒灵就被一股无形又庞大的力量挤压成了肉泥。

    眼看拦不住,抓着与谢野的咒灵不得已之下,飞快地将小孩挡在身前,意图拿他当做挡箭牌。

    五条悟早有预料,掌中咒力流转,术式“苍”再次发动!

    巨大的吸引力让咒灵不受控地朝五条悟所在的方向倒来,身侧露出大片空档。五条悟趁机折断了咒灵抓着与谢野的手臂,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掌拍碎了它的脑袋。

    紧接着,他丢开咒灵的断臂,空出手去接快要倒地的与谢野。

    就在此时,那咒灵的断臂骤然伸长,“噗嗤”一声从身后穿透了与谢野的胸口。

    与谢野因为剧痛骤然睁大了眼睛,“哇”地吐出一口血。

    在被咒灵伤到后,他也能碰到对方了。他死死地抓住那只将他胸口穿透后,仍在不停扭动的断臂,不让它有逃脱的机会。

    小孩的嘴角还在不停地往外溢血,可是那双眼睛却亮得不可思议,如同熊熊燃烧的火焰,灼人不已。

    我不会死,杀了它!

    五条悟解读出了这样一句话。

    这还用你废话?!

    他一只手扶住与谢野的肩膀,另一手抓住咒灵的断臂,迅速拔.出,用咒力一寸寸碾成了废渣。

    这一切都发生在极短的时间内,几乎就是眨个眼睛的事情。

    “混蛋——”

    倒在地上的三桥目眦欲裂。

    他根本看不到诅咒。因此,在他的眼中,五条悟一边说着“去死吧”一边扑向与谢野,狠厉地朝他拍了过去。

    接着站立不稳的小孩胸口就破开一个大洞,“噗”地喷出一口血。

    虽然那会儿五条悟的手并没有碰到与谢野,可谁知道他是不是用了异能力呢?

    就像他们,明明距离对方有一段距离,却依旧在一股莫名的力量作用下,不受控制地撞在了一起。

    另一边,被五条悟踢飞的大仓烨子久违地感受到了极致的愤怒。这还是她成为猎犬之后,第一次这么狼狈!

    她很快又赶回了别墅门前,还没站稳,就听到三桥愤怒地大喊:“烨子小姐!那家伙想要杀了医生!”

    “什么?!”

    本就处于爆发边缘的大仓烨子听到这话,眼神刀子一般扎向了五条悟。后者的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正垂首看着怀中的与谢野。

    大仓烨子视线跟着往下,看到了胸口破了个大洞,正在不停呕血的与谢野。

    怒意顿时如火山喷发,一发不可收拾。

    军装萝莉双拳攥于身侧,异能力发动,周身时而闪现出细小的电流,接着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了成年女性的体型。

    “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她冷声道,“把医生交出来。”

    与谢野听到三桥说出那句话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要杀他的不是军警们以为的五条悟而是诅咒啊,背了黑锅的五条悟明明是在救他来着!

    没有咒力或咒力微弱的人是看不到诅咒的,军警弄错了很正常。但与谢野得在他们真的打起来之前,尽快将这个误会解释清楚才行。

    与谢野紧紧拽住五条悟的衣服,试图借力起身阻止这个乌龙。

    然而让在场众人都没想到的是,侧厅里突然传来了刺耳的尖叫声,间或夹杂着几句“怪物”、“别过来”、“救命”之类的话。

    军警们看向五条悟的眼神越发凶狠:“你还抓了其他人质?!”

    五条悟:“……”

    向来都只有他说话噎得别人还不了口的,没想到自己也有这么一天。

    不过他也顾不上解释。

    他可没忘侧厅现在还有一群嗷嗷待宰的小绵羊,以及非战斗人员的家入硝子。要是真遭到了诅咒袭击,这些家伙或许都不够给诅咒当一盘菜的。

    只是,他心里多少觉得有些奇怪,因为他并没有察觉到侧厅有多余的咒力波动。

    可里面传来的叫声实在是太凄厉——有个男生甚至破了音——所以五条悟不得不抛弃多余的想法,先进侧厅检查了再说。

    与谢野胸口上的伤已经痊愈,只是呼吸道里还有血液残留,说话时仍会往外咳血:“你去救人,我留下来跟他们解释清楚……”

    五条悟不以为然地撇撇嘴:“诅咒为什么要袭击你现在还不清楚。要是你又被诅咒抓了,我还得再救你一次,给我省省吧!”

    与谢野:“……”

    五条悟一手抱着与谢野,一手抓起倒在地上的山田昌平,抬脚踹开侧厅的门,动作迅速地闪了进去。

    “站住!”大仓烨子追了上去。

    其他军警则在三桥的指挥下分为两队,一队跟上大仓烨子,一队则绕到侧厅的窗户外面,准备配合同伴从侧面突入。

    刚刚踏进侧厅,五条悟就发现了不对劲。

    房间里,学生们和医护人员抱团躲在墙角,家入硝子挡在最前方,看到他进来的时候明显松了口气。

    他们身前立着一只身形庞大的怪物,张牙舞爪的,看起来凶悍至极。

    奇怪的是,五条悟眼中的那怪物,却是由一大团密度极高的靛青色雾气构成的,根本就不是什么咒灵!

    可除了拥有“六眼”的他之外,其他人完全没意识到这个问题。

    难道说……是幻术?

    五条悟微微皱起眉。

    他是听说过幻术师这种特殊的存在,不过这些人多活跃在欧洲,倒是没想到这件事也有他们掺和。

    这个时候,头顶突然传来“嘭”地一声,像是烟花炸开的声响。

    屋外,无数细小的光粒像雪一样轻飘飘地落下,范围甚广,足以将整栋房子及其周边都覆盖住,不留丝毫空隙。

    轰隆隆的爆炸声不绝入耳,巨大的冲击令整栋房子剧烈地摇晃着。不消片刻,这栋被山田昌平评价为“构造还算牢固”的房子就彻底塌了。

    与此同时,一道清脆的破窗声被掩盖在了震耳欲聋的房屋倒塌声中。

    碎石砸下来的瞬间,家入硝子忍不住闭上了眼睛。

    然而预期的疼痛并没有落到身上。

    一道劲风从头顶刮过,头发被吹得肆意飞舞。家入硝子掀开眼帘,惊讶地发现,一条巨大的龙形咒灵将长长的身子盘起,堵在墙角上方,为他们挡住了坍塌的天花板。

    这是夏油杰使役的咒灵中,硬度最高的虹龙。

    看到同伴的咒灵,家入硝子拍拍胸口松了口气:得救了。

    “还好赶上了……”夏油杰从虹龙嘴巴里跳出来,两只手上还抓着几个人的衣领。

    他将昏迷的几人扔到地上,擦了擦额上因急速赶路渗出的汗水,皱眉看向家入硝子,问:“到底怎么回事?”

    “事实上……我也不清楚啊。”家入硝子无奈地摊摊手,三言两语说完他离开后侧厅发生的事情,接着她就将视线转向他脚边的黑衣男,好奇地问:“这些家伙是谁?”

    夏油杰托着下巴,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听到家入硝子提问,头也不回地说:“不知道,我见他们持枪守在侧厅窗户外,鬼鬼祟祟的。当时情况又紧急,我就让虹龙把他们吞进嘴里,全给打晕了,准备一会儿问问情况。”

    “哦。”

    这边,家入硝子等人平安无事。而另一边的情况却是不好。

    在无下限术式的保护下,五条悟三人并未受到任何伤害。与之相反的是,跟在他们身后进了房子的军警则被埋在了废墟里。

    受过异能改造手术的大仓烨子当然没事,可她的部下们却没那么好运了,有两名当场死亡,有两名被压在碎石下奄奄一息,三桥便是其中之一。

    大仓烨子大力掀开石板,露出了双腿被砸断、腰腹被钢筋穿透的三桥。

    “烨、烨子……小姐……”

    大仓烨子用力咬住下唇,抓住三桥伸出来的手:“行了,别说话,还想活的话就留着力气!”

    可是说出这些话的她心里无比清楚,现在只有与谢野的异能力才能救回自己的部下。但,与谢野却被人劫持了……

    她眼神晦暗,扭过头,看向站在侧厅门口的五条悟:“喂!那边的,商量一下。”

    “哦?”五条悟回头看了一眼,瞬间明白大仓烨子想商量什么,“你该问的不是我,是这小鬼啊。”

    他低下头,问与谢野:“喏,你救不救?要我说,这就是向他们要条件的好机会……”

    救啊,怎么不救?若是他们见死不救,待会儿还解释什么?直接打起来了啊!这家伙就非得多嘴拉仇恨吗?

    与谢野头皮发麻,拍拍他的胳膊,示意他将自己放下来,顺便还给了他一个眼神,让他安分点。

    “啧。”

    如果不是知道这些家伙是军警,就冲他们对山田昌平开枪这一点,五条悟就不会让他们好过。

    只是现在整个事件疑点重重,不仅诅咒师,就连欧洲的幻术师都牵扯了进来,他们和军警不好再闹僵下去,若是因此中了幕后黑手的陷阱就不好了。

    于是五条悟没再多说什么,将与谢野放了下来。

    可是令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与谢野刚往大仓烨子那边跑了两步,脚下突然出现一个无底黑洞,“嗖”地一下摔了进去。

    “!”

    五条悟心中一惊,以最快的速度冲上前。

    可是他却没能将人抓住,眼睁睁地看着黑洞带着与谢野消失在了原地,取而代之的,则是一团靛青色的雾气。

    那团雾气化作与谢野的模样,摇摇晃晃地倒在了地上。

    不过这是五条悟看到的场景,而放在大仓烨子等人眼中,那就是……

    “你竟然杀了他?!”大仓烨子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额上青筋根根暴起,怒不可遏。

    “我要你死!!!”

    市中,百货大楼地下车库。

    一辆平平无奇的货运面包车里,靠在方向盘上打瞌睡的,自称“伏黑”的男子接到了电话:“往你那边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