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与谢野医生的医疗日记 > 章节目录 第二十篇日记

章节目录 第二十篇日记

 热门推荐:
    行动前,伏黑甚尔就计划好了路线。

    可是路程尚未过半,他惊讶地发现,原本计划好的路线——包括备用的几条——都被设置了路障,警方一辆车一辆车地进行排查,也不知道究竟在找什么人。

    伏黑甚尔直觉不对,果断在警方反应过来之前弃了车,身手灵活地带着与谢野翻了几条街,还在别人家的院子里顺了套小孩能穿的衣服,找了个僻静的小巷让与谢野换上。

    被伏黑甚尔放下来后,与谢野反应慢了一拍才将衣服接过来。

    他觉得自己头昏脑涨,从肺部吐出的气体灼热滚烫,通过呼吸道时,像是用火苗舔舐过一样,燎得嗓子火辣辣地疼。

    之前他在河里洗涮过一遍,被捞起来后,顶着湿漉漉的头发吹了冷风,下车前身上就穿了一件宽大得漏风的外套,根本没法保暖。

    如此一来,他不生病谁生病?

    这下别说找机会逃跑,他甚至连多走两步路的力气都没有,强撑一口气换好衣服,脑袋就歪到了墙上。

    滚烫的额头贴在冰冰凉凉的墙壁上十分舒服,浑身酸软无力的与谢野就这样靠着,根本不想起身。

    “啧。”伏黑甚尔不耐地咂了下嘴,果然带小孩就是麻烦。

    距离横滨还有很长一段距离,伏黑甚尔当然不可能带着与谢野徒步赶过去。警方的反应比他预想中的快多了,封锁的几个地方都是关键路口,确实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想了想,他拈住与谢野还带着潮意的发尾,不知从哪抽出把刀,“唰唰唰”几下,长发修短,这下从背后看起来就没那么像女孩了。

    车站。

    个高腿长,身材健硕,甚至长相也很优秀的男子吸引了不少乘客的注意。

    见他怀里抱着个十来岁的小孩,众人心中不免疑惑:这个岁数的孩子,竟然还要家长抱?

    带着好奇,乘客们忍不住多打量了几眼。随即他们注意到伏黑甚尔手上拎着一个药品袋,靠在他肩上的小孩闭着眼睛,额上贴着退烧贴,大半张脸都被口罩给挡住了,时不时还发出几声咳嗽。

    众人这才明白过来,原来小孩是生病了啊,怪不得家长走到哪儿抱到哪儿,寸步不离的。

    于是伏黑甚尔就这样混在人群中买了车票,带着与谢野大摇大摆地搭上了新干线。

    吃了退烧药的与谢野浑浑噩噩地睡了一觉,醒来时仍在车上。他坐在靠窗的位置,伏黑甚尔坐在他外侧,阖着眼睛休憩。

    与谢野想去上厕所,却被一双大长腿挡住了去路。他刚刚抬起脚,还没跨过去,伏黑甚尔的声音骤然响起来:“想跑?”

    与谢野被吓得一哆嗦,单脚支撑不住站立,差点摔下去,好在被伏黑甚尔拎住了后领。

    衣领勒得他有些喘不过气,与谢野赶紧站直了身体,往后退了两步。

    他捂着脖子咳嗽两声,沙哑的声音听起来竟然委屈巴巴的:“我想去上厕所……”

    伏黑甚尔盯了他两眼,头一偏,不咸不淡地说:“别让我来找你,知道吗?”

    “……哦。”

    见他再次闭上眼睛,与谢野觉得有些稀奇。

    这家伙难道就不担心自己会去找列车员求助吗?

    觉得肩膀有些酸痛沉重的与谢野揉了揉肩膀,突然想到什么似的身体蓦地一僵。

    不会吧……

    难怪那家伙这么放心他单独行动呢。

    与谢野扭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肩膀,开始猜测伏黑甚尔究竟放了个什么样的咒灵在这儿。

    回忆起自己曾见过的咒灵模样,与谢野脸上忍不住露出一丝嫌弃。最后果断不去想了,看不到就当没有,要是真的看清了,被辣到眼睛的还不是自己?

    想清楚后,与谢野就淡定地将这事抛在了脑后,去找卫生间。

    只是刚刚来到卫生间附近,与谢野就看到列车员正在对一个黑发的小男孩说教:“这样也太危险了!往后绝对不能这么做知道吗?”

    那男孩瞧着比与谢野小两三岁的样子,面容精致,黑发湿漉漉地贴在苍白的脸颊两侧,衬得他无辜又可怜,就连说话的声音也软软的、黏黏糊糊的,像撒娇的幼猫:“对不起啦~”

    列车员无奈极了,之前还严肃冷硬的表情瞬间缓和了下来,又问:“你的家人呢?我送你过去吧。”

    “家人……”男孩没有急着回答列车员的问题,耳朵一动,好像忽然听到了什么动静,转过头,视线直直地落在走近的与谢野身上。

    原本与谢野是打算绕过他们直接去卫生间的,可他万万没想到,自己的衣袖突然被人拽住,接着便听到一声活泼轻快地:“哥哥!”

    “……”

    与谢野面无表情地循声看过去。

    黑发小男孩眼睛皮卡皮卡的看着他,脸上的笑容无懈可击。

    “你是这孩子的哥哥啊,来找他的吧?”列车员不疑有他,将男孩往与谢野的方向推了推。

    男孩背对着列车员,脸上的表情狡黠又灵动,让与谢野想起了某个喜欢捉弄他的白发混蛋。

    他沉默半晌,冷静地说:“我只是来上厕所的。”

    换言之,这家伙谁啊我才不认识。

    “诶~哥哥还在生我的气吗?因为不小心看到了你写下的暗恋日记?”

    列车员:哇哦。

    与谢野:“……”风评被害。

    男孩撇撇嘴,好像受了天大的委屈:“可是我也不是故意啊,回去之后把我那份点心当做赔礼给哥哥吧。”

    说着,他就去拽与谢野的手,准备和他一起离开这里。

    然而与谢野却站在原地纹丝不动。

    想到现在可能就盘踞在自己肩上,默默注视着眼前一切的咒灵,他抿抿唇,对列车员说:“我确实不认识他,您能将他带走吗?我还要去上厕所。”

    “诶?”列车员愣了一下。

    “哥哥是大坏蛋!”男孩不满地高声嚷了一句,甩下与谢野的袖子就往车厢另一头跑。

    “小弟弟!不能在过道里跑跳啊!”列车员伸出手,似乎想阻拦,可是那孩子一溜烟跑得极快,根本没让他抓住。

    “这……”列车员尴尬地看了一眼与谢野。后者不平不淡地冲他点头示意了下,走进卫生间,将门锁上了。

    门将里外两个空间阻隔开,列车员的声音被挡在了外面,距离他越来越远。

    与谢野背靠在门板上,手指摩挲着刚才男孩悄悄塞进他手心的东西,渐渐地勾勒出形状来,心脏扑通扑通跳得极快。

    那瞬间,他脑中闪过许多想法,只是快得让他捕捉不了。本就在发烧的脑袋更加疼痛昏沉,发出了超负荷的呻.吟。

    顾忌着肩上看不见的咒灵,与谢野很快调整好自己的情绪,不着痕迹地将东西塞进了袖子里。

    从卫生间出来后,与谢野乖乖地回到了原来的座位上。

    伏黑甚尔连眼皮都没抬一下。

    与谢野用力揉了揉自己的肩膀,忍不住冲旁边的人开口:“那个……”

    “说。”

    这人果然没睡着。

    “能不能把这东西收回去?有些沉……”与谢野指了指自己的肩膀,试探着提出了这样的要求。

    闻言,伏黑甚尔睁开眼睛,眼睛一斜,不耐烦地:“什么玩意儿?”

    与谢野奇怪道:“咒灵啊,你不是在我身上放了咒灵吗?”

    “……”

    伏黑甚尔翻了个白眼,嗤笑道:“是你睡落枕了吧。”

    与谢野:“???”

    等一下,落枕什么的,是不是对方用来糊弄自己的?为了让自己放松警惕?

    还是说……刚才他一直都在和空气斗智斗勇?想到这种可能,与谢野忍不住捂脸,汹涌而来的羞耻感让他迫切地想要撞墙。

    可是这个时候,伏黑甚尔却半是好奇,半是意味深长地说:“所以,你的‘暗恋日记’里写了些什么?”

    “!”

    他怎么知道这段对话?!

    与谢野的眼睛倏地睁大。

    那瞬间他感觉自己的意识被劈成了两半。一边在说:他果然放了咒灵监视自己!另一边则不停地尖叫:他知道了吗他知道了吗他知道了吗……

    “你还说没用咒灵……”与谢野勉强地笑笑。

    “要学会甄别大人的话啊,小鬼。”伏黑甚尔伸手捉住与谢野的手腕,强硬地撸起袖子,将那枚小小的、做工精致的定位芯片拿了出来,打量两眼便捏成了渣滓。

    与谢野身体僵硬地看着他的动作,面色惨白。

    “况且,我也没骗你。”他从与谢野的兜帽里拿出了一个小玩意儿,点了点藏在头发下的耳机,讥讽地扯扯嘴角,“人类科技挺好用的。”

    “小小年纪,怎么也跟咒术界那群老不死的一样,思维僵化得令人不堪直视。”

    列车到站。

    伏黑甚尔看着站在他们面前的黑发小男孩,陷入短暂的沉默中。与谢野又是惊讶又是焦急,这家伙怎么自己撞上来了?

    “我和别人有约定来着。”男孩笑着,鸢色的眼里却透不出丝毫光亮,“东西坏了稍微有些棘手,那就麻烦将我也带上吧。”

    伏黑甚尔“嗤”了一声,抬脚就准备越过他下车。

    谁料……

    “呜哇——!爸爸你跟妈妈离婚就算了!只打算带走哥哥却不准备管我了吗?”

    周遭的乘客齐刷刷地看了过来。

    伏黑甚尔:?